昨朝非主要課期,大圈上跳馬不多,所以到場的騎師亦只操一兩駒,正如潘頓與莫雷拉全朝都僅操過一匹馬,前者操「幸運飛駒」,後者操「勇猛神駒」。其中「幸運飛駒」是周日全泥賽的參戰馬,卻是匹久無表現的老傢伙,居然得到潘頓專誠到場服侍,可以話是天大面子,潘頓舉動畀晒貼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