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是行政會議日期,近月成為特首林鄭月娥發表時評的時間。不過,昨日會議就由署理特首張建宗主持,因為林鄭出訪去也。有說法指,雖然周三的非法集會有以十萬計的人上街,但當局評估街頭暴力的支持者正在減少,現在只能靠激化去支撐,或者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特首決定繼續出訪。

  亂擲油彈 險象橫生

  周日在九龍進行的聚會,行動相當激烈,受傷的人數不少,同樣,周一有人以元朗七二一事件三個月為名,又在西鐵站聚集,結果有超過二十人受傷,輕鐵站亦受破壞。

  從警方公布的數字,周日投擲的汽油彈數目有近百個,同時截獲運送汽油彈的車輛。從電視所見,示威者投彈險象百出,有人把汽油彈拋向高空,竟然出現「漏油」,燃點了的汽油灑向下面的示威者。這些易燃物品一旦沾身,造成的傷害很大。同樣,這兩日擲向警方的汽油彈,部分已投向警員腳下,危險性較之前的遠距離爆發升級不少。還有就是縱火行動包括向港鐵站內投燃燒物品,以及放火燒店造成濃煙衝天。

  示威者火攻造成的危險上升,這些行動一日失控或超出估計,隨時可以搞出嚴重傷亡。黑衣面罩人搞出這樣激烈的行為,有可能是習以為常,像其他成癮的行為一樣,不斷加深。另一個可能是要借此保持社會的關注,保持運動的熱度。

  毀交通燈 道理不通

  雖然暴力示威者想藉製造險象保持外界注意力,然而,他們的想法似乎未能落實。過去兩日外界的焦點反而落在警察水炮車誤向清真寺噴灑顏色水,又或者是港台之間就陳同佳自首的唇槍舌劍。激烈行動引起的迴響被蓋過之餘,不少參加者亦同時被捕。

  過去一個多星期,暴力示威者在市面造成不少破壞,譬如大量毀爛交通燈,這些做法影響公眾,而且說不出一個理據。雖然黑衣人的暴力行為令不少人敢怒而不敢言,但公眾情緒似乎在默默轉向。雖然不少社運支持者或同情對警方提出這樣或那樣的批評,但大家都明白,責罵警方是不能停止這些破壞。大家選擇不割席,暴力和破壞如何停止呢?

  現時很多黑衣人採取日益極端的手法去製造事端,然而,隨着參與人數有下降趨勢,他們承受的行動和法律風險正不斷上升。有人就留意到,雖然黑衣人成群出動,但個別嚴重的案件,警方事後仍然能夠偵破,拘捕疑犯,可見行為太過出位,就有被重點抓捕的可能。

  鋌而走險 害到自己

  反對陣營衝擊政府,鼓勵市民鋌而走險,放出各種文宣,包括謠傳暴亂中有人被害,又或者鼓吹蒙面勇武,期望政府日後會讓步接納五大訴求。不過,正如退出大律師公會常委會的大狀蔡維邦指出,其他人做得不恰當,不會成為自己犯法抗辯的理由。四方指罵警方,實際上不會停止到街頭暴力,把勇武不斷升級,到最後付上代價的可能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