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區議會選舉將於下月二十四日進行投票,代表警隊八成的員佐級協會在選舉前夕指,仇警市民或會藉選民個人資料惡意起底警務人員,對警務人員及其家屬的安全受到威脅,故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法庭頒令禁止選舉登記主任向公眾及區議會候選人,披露選民登記冊與選民的姓名及住址,以防警員及其家人遭「查家宅」報復。

  員佐級協會上周申請臨時禁制令被拒後作出上訴,法官昨裁定員佐級協會上訴得直,頒下臨時禁制令禁止公眾查閱把選民的地址及姓名連繫起來的選民登記冊,亦禁止選委會向公眾公開任何選民的姓名及地址,但合資格的區議會候選人則能繼續查閱內含選民姓名及地址的選民登記冊,命令有效至有關司法覆核案審結為止。

  潘兆初署理首席法官及林文瀚上訴庭副庭長在判詞中指出,反修例風波引起的社會動盪自本年六月起愈演愈烈,現有超過二千名警員、家屬及年幼子女被網民惡意起底,令眾人受盡「網絡欺凌」,其個人資料亦被廣泛泄露,情況慘不忍睹及不能容忍。

  員佐級協會代表現職逾二萬五千名的員佐級警務人員,包括警署警長、警長、高級警員及警員,指出選民登記冊公開選民姓名及對應地址侵犯其個人資料私隱 。

  兩名法官指區議會的公平性固然重要,但一旦合資格選民的姓名及住址被公開,個人資料被大規模傳播及濫用的機會只會不斷上升,法官便認為選舉舞弊的情況不是單靠公眾查冊來揭發,政黨及支持者亦須提高警覺確保選舉過程公開透明,故認為臨時禁制令使選民的地址及姓名脫鈎並不會影響區議會選舉的廉正性及可靠性。

  法官指截至昨天為止已有六個政黨及二十六位候選人收到正式選民登記冊,候選人需要選民地址來核對選民資格及其選區,並作宣傳用途,故不受臨時禁制令限制。

  案件編號:高院民事上訴四八九——二〇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