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劉藝龍

10月21日,據貴州省紀委監委消息,貴州省有色金屬和核工業地質勘查局原黨委委員、副局長宮曉農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這個違紀首次被通報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宮曉農的這份雙開通報首次提及“在重大問題上不同黨中央保持一致”。

宮曉農1962年10月生,大學本科學曆。他曾任貴州省納雍縣委書記,畢節地區行署副專員;2012年1月,躋身畢節市委常委,出任七星關區委書記;2015年12月,擔任畢節市政協黨組書記、主席;今年1月,履新貴州省有色金屬和核工業地質勘查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正廳長級)。

此次宮曉農的雙開通報措辭嚴厲:

在重大問題上不同黨中央保持一致,公開發表不當言論,破壞黨的集中統一,且一再拒絕接受組織幫助,背離黨的宗旨,權欲膨脹,竭力為自己營造聲勢,撈取政治資本,汙染政治生態,喪失理想信念,與黨離心離德,對黨不忠誠、不老實,政治上蛻化變質,經濟上貪婪成性,表里不一,做兩面派、當兩面人;

違規組織用公款支付的宴請活動,違規借用下屬單位和其他單位車輛供個人長期使用;

違規干預干部選拔任用工作,利用職務影響為他人在職務調整上謀取利益;

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品禮金;

違規攤派費用;

不正確履行職責,違規向私營企業出借巨額資金,造成不良影響;

癡迷蘭花,玩物喪誌;

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財物。

在重大問題上不同黨中央保持一致,公開發表不當言論有多嚴重?

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44條規定,在重大原則問題上不同黨中央保持一致且有實際言論、行為或者造成不良後果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法規室紀檢條規處副處長杜冬冬在今年1月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每一個黨的組織、每一名黨員干部,無論處在哪個領域、哪個層級、哪個部門和單位,都要服從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確保黨中央令行禁止,決不允許背著黨中央另搞一套。

被同事批評後掏出紙巾擦汗

政知君注意到,2018年6月中旬,貴州省紀委監委聯動畢節市開展針對原政協畢節地區工委黨組書記、主任楊繼紅警示教育大會。



在針對楊繼紅一案的民主生活會上,時任畢節市政協黨組書記、主席宮曉農對照案情,自我批評:

“對政治理論的學習有所弱化,對黨性修養有所放鬆,對保持黨員先進性和純潔性的追求還不夠 ……”

宮曉農剛完成自我批評,黨組成員立馬開始“唇槍舌劍”地批評:

“宮曉農有‘船到碼頭車到站’的思想”“對黨內政治生活抓得不夠”“身為黨組書記,卻常常因故不參加支部會議,希望以後要常以一名普通黨員身份經常參加組織生活”。

聽到別人的批評後,宮曉農還掏出紙巾擦汗。

被通報的問題比落馬“老虎”還多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宮曉農雖然隻是個廳官,但是他的違紀行為比落馬“老虎”還多。



比如,天津市原市委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的雙開通報就指出,其“破壞黨的集中統一”。這一說法在省部級落馬官員的官方通報之中系首次出現。

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的雙開通報中提及其“撈取政治資本”。

再比如,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黨組副書記邢雲被通報“經濟上貪婪成性”。今年8月,邢雲受賄案一審開庭,檢方指控其受賄4.49億餘元,換句話說,邢雲或將成為十八大後斂財最多的老虎。

“做兩面派、當兩面人”的有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他是十九大後首個落馬的正部級官員。這一說法在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原參謀長房峰輝的通報中也同樣被提及。

“癡迷蘭花,玩物喪誌”的還有貴州省委原常委、副省長王曉光,他是監察法頒布實施、國家監委組建並與中央紀委合署辦公後,首個接受審查調查的中管干部。

來源:政知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