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海南一村干部潛逃後歸國投案:主動回國認罪服法才是唯一出路

中國紀檢監察報10月22日消息,8月15日12時許,隨著飛機在海口美蘭機場緩緩降落,謝貽瓊走下舷梯,踏上地面的那一刻,他如釋重負,長長鬆了一口氣:總算回家了。

2017年5月到2019年8月,兩年多時間里,從非法侵占集體土地征用補償款潛逃國外到歸國投案,海南省瓊海市潭門鎮林桐村原黨支部委員、村委會副主任謝貽瓊走過了一段曲折悔恨的人生之路。

2016年6月,當地政府對某公路項目所涉及範圍內的土地進行征用,其中潭門鎮林桐村委會封上村小組征收補償金額約250萬元。2017年5月至2018年2月之間,謝貽瓊私自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將尚未分配的集體土地征用補償款120多萬元人民幣據為己有。

“剛開始,因為手頭緊,我私自取了10萬元出來,很快就花完了,嚐到甜頭後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謝貽瓊到案後交代,“我的欲望越來越強烈,一發不可收拾,直到有一天我發現已經取出了120多萬元時,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但那時我已沒有能力去堵上這個窟窿了。沒有拿到征地補償款的村民經常找我要征地補償款,我拿不出錢來,隻能選擇外逃。”

到了國外,謝貽瓊失去了經濟來源,錢很快就花完了,也不敢和家人聯系。“很多時候整日不敢出屋,隻能靠面包充饑。”謝貽瓊說,“畏罪潛逃,戰戰兢兢,在外靈魂不得安寧。”

“我住在很偏僻的地方,條件很差;身上也沒錢,很多地方不能去,隻能去一些小店打工勉強維持生計。頭發留得很長,從來沒去過理發店,因為理發很貴。那時候,我一聽到警笛聲心跳就加快,晚上經常做噩夢,夢到自己被抓。”談到在外的生活,謝貽瓊表示:“苦不堪言。我心髒不好,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長期失眠、擔驚受怕,有時候半夜被噩夢驚醒時感覺整個心髒疼痛難忍,特別害怕自己突然就死了,一想起年近八旬的父母我就感到深深的愧疚、自責。”

與此同時,瓊海市紀委監委按照“一案一策”的工作方針抽調政治強、業務精的辦案人員成立工作專班,精心部署,主動出擊,多次找謝貽瓊家人、親戚做思想工作,講政策、談危害,擺事實、明規定,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會同潭門鎮政府一起幫助其家庭解決一些現實困難。終於,在政策感召下,謝貽瓊家人表示一定盡力配合做好工作。2019年7月底,謝貽瓊的親屬聯系到他,告訴他市紀委監委的同誌一直給家里人做思想工作,堅持不懈地想挽救他,希望他能盡快回來投案。

一面是外逃的窘迫,一面是組織的關懷和親情的呼喚,謝貽瓊終於卸下包袱,決定回國投案。

“你們辛苦了,我一直都想回家,經常幻想怎麼回家,也在找各種途徑。見到你們我感覺自己終於解脫了。”8月15日,謝貽瓊一見面就緊緊握著專案組同誌的手激動地說。

謝貽瓊到家時,看著家里熟悉的一切潸然淚下。到案後,謝貽瓊卸下了思想包袱,“我對不起黨,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組織,也對不起父母、妻子、孩子。我會積極配合調查,積極還款,盡力彌補自己犯下的錯誤。”

謝貽瓊在接受審查調查談話時說:“過去將近一年的時間里,我東躲西藏,擔驚受怕,身心交瘁,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自己做錯的事還是要自己來承擔,早知道結果是這樣,我真應該早點回來!國外不是避罪天堂,主動回國認罪服法才是唯一的出路。”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詹君峰、王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