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1日,內蒙古紀委監委網站通報了一則落馬官員被開除黨籍的通報。在這則通報中被開除黨籍的,是一名曾經擔任縣級市市委書記,地級市政協副主席的重要廳官。值得注意的是,這份通報中提及開除這名廳官黨籍的同時,並未提到同類通報中常見的“開除公職”,而其中原因也十分簡單——這名廳官早已不再擔任任何公職,因為他早在6年前便已退休賦閑在家,直到今年才在內蒙古的“反腐風暴”中落馬被查。此人,便是烏蘭察布市政協原副主席兼豐鎮市委原書記霍建設。



內蒙古紀委監委網站通報稱,日前,經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批準,內蒙古自治區紀委監委對烏蘭察布市政協原副巡視員霍建設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調查。經查,霍建設身為黨員領導干部,喪失理想信念,背離宗旨意識,對黨紀國法置若罔聞,在干部選拔任用過程中收受他人財物;私欲膨脹,將公權力變為謀取私利的工具,收受禮金,經商辦企業,占用原下屬單位車輛,干預插手建設工程項目。濫用職權,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徇私舞弊,致使國家利益遭受特別重大損失。生活作風腐化,造成不良影響。

通報指出:霍建設嚴重違反黨的組織紀律、廉潔紀律、群眾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構成職務違法並涉嫌受賄、利用影響力受賄、濫用職權犯罪,且在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性質惡劣,情節嚴重,應予嚴肅處理。依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等有關規定,經內蒙古自治區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並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批準,決定給予霍建設開除黨籍處分,按規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財物隨案移送。此外,包頭市檢察院已對霍建設作出了逮捕決定。

細究通報,可以看出,霍建設之所以落馬被查,與其在任上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有著重要的關系。而針對黑惡勢力及其背後的權力黑手展開“打傘破網”工作,正是最近這段時間內蒙古反腐工作的重點發力領域。在紀檢監察機構的雷霆打擊之下,“退休人員”的身份,根本不可能給腐敗分子帶來任何庇護,認為自己一旦退休便已“平安落地”的想法,注定隻能是鏡中花、水中月。

2019年5月,已經退休兩年的內蒙古公安廳原副廳長孟建偉(正廳級)被開除黨籍並移送司法,便是這一點的最佳例證。在多名內蒙古公安系統官員先後落馬的背景下,這起案件可謂十分關鍵。而孟建偉最“黑”的地方,和霍建設一樣,正是他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的問題。

據官方披露:孟建偉收受不法分子的賄賂之後,放任“黃賭毒”在轄區內滋生,助長黑惡組織坐大。不僅如此,在其庇護下,當地又滋生出多把次級的“保護傘”。對此,內蒙古紀委監委給了孟建偉一個很形象的定位——“傘”上之“傘”。



根據通報,孟建偉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的主要劣跡,其實並不是最近發生的,而是發生在2003年到2010年,孟建偉於包頭任職期間。當時,孟建偉是包頭市公安局局長,後又升任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在包頭任職時,孟建偉與作為黑惡勢力頭目的某酒店老板郭某某交往甚密,放任其違法犯罪。當該酒店與另一家酒店發生糾紛時,孟建偉竟然指使對郭某某的酒店從輕查處,與此同時,郭某某則在孟建偉妻子開的店里購買了數十萬元的“奇石”,其賄賂屬性昭然若揭。此外,當包頭市公安局偵破了由澳門人楊某某等人組織的網絡賭博案件時,孟建偉利用職權,違規要求檢察院對5人不起訴,其餘7人由公安局處理,並要求法院將賭資交由公安局處理。

當孟建偉在2019年落馬被查時,他恐怕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在早年間的一舉一動,不管看起來多麼“隱蔽”“安全”,最終全都逃不過反腐工作者銳利的目光。而結合孟建偉的例子,再來審視霍建設一案,我們也便沒有理由對於他在退休6年後被查感到意外了。俗話說得好: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任何腐敗分子,一旦做了虧心事,就算能夠僥幸逃過一時,也注定不可能逃過一世。對此,腐敗分子還應做好覺悟,盡早悔改,主動交代問題,如此或許方能有得到寬大處理的機會。

來源:海運倉內參   作者:楊鑫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