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一班警察對「公民抗命」人士採取令人側目的行動,令我義憤難平。公民手無寸鐵,但是一個挨一個的被反手綁上押走,天啊,其中一個是八十有二的老婦人,咁,仲成世界?

  「安仔,網上近排好多假消息,媒體不可盡信。」是的,發布媒體被人指經常做假新聞。「係嘞,坐低飲杯酒,習慣下咪無事囉。」大師兄有團火,問:「邊家傳媒機構?真的假不了噃,張翁,做人唔好咁有立場偏見,事出有因,選擇性支持,無法子解決問題啫。」大師兄,呢家係成日畀美國總統特朗普質疑做Fake News嘅CNN。

  被捕之老人家德高望重,但係要做利益申報,佢同CNN好有淵源。「辰哥,唔好故弄玄虛,你講緊珍芳達吖嘛?」銀行偉乃留美MBA,有料到,珍芳達同CNN創辦人泰德特納結過婚。「哦,有乜出奇,呢位大明星珍姐年輕時反越戰,後來當環保鬥士,示威多過你食飯。」正因為這位老人家去美國國會大廈門外表達對氣候變化之關注,結果被捕。

  「後生仔,其實我都好激動。」張翁話,一切要由一九六八年講起。我都讀過下書,一九六八年係「暴動年」,巴黎有五月風暴、東京有東大鬥爭、紐約有學生反戰運動……「安仔,唔好拋書包,我想同大家講電影。」

  一九六八年,有三位法國電影大師執導一部好高深之電影,叫做《攝魄勾魂》,芳華正茂之珍芳達是戲中三部曲率先登場之女主角,當年萬人迷碧姬芭鐸都係排第二出場。「張翁,你依家想講鬼故呀?」我記得電影最後一個故仔最驚嚇,就係有個年輕長髮女鬼現身,用一個好詭異之氣球,一步步引誘飾演電影明星之男主角,走向死亡之路。

  過期文青大師兄當年好鍾意睇大家睇唔明之法國電影,所以得佢搭到嘴:「係呀,成段戲無乜劇情,好迷好幻,結局係男明星發咗癲咁,揸住架開篷法拉利狂飆,結果被條電纜批咗個頭,女鬼執起佢個斷頭,向着鏡頭笑一笑,嘩,真係嚇到幾晚瞓唔着。」我望下銀行偉,表情同我一樣咁迷,我哋講開珍芳達,點解撐去講法拉利男?酒後駕駛同環保有關,定係與示威遊行一樣,唔值得鼓勵?「其實我想講,《攝魄勾魂》三部曲之中,珍姐最靚最性感,碧姬芭鐸被比下去,就係咁簡單。」明白,張翁憶起當年偶像風華絕代之美,對比今天遭警察疑似濫權拘捕,有點慨歎,係咪?

  「安仔,你太膚淺了一點,你知珍芳達戲中角色,乃係驚慄小說開山祖師愛倫坡筆下寓意輪迴報應之Icon,箇中必有微言大義之處,你唔好自作多情同聰明,聽下前輩發揮啦。」我好無癮之餘,唯有用手機搜尋相關資料,原來珍芳達飾演一名好有權勢之女伯爵,沉淪色慾與荒誕生活之中,害死救過佢個表哥,結果患上深度妄想症,疑幻想表哥冤魂附體一匹馬之中,最後驅使她與馬共亡,就係咁,喂,有無人可以再解釋一下,以上劇情同示威被捕,有何交集?

  「珍姐其實跟嗰位女伯爵有相似地方,同樣享有蓋世權力,而珍姐年輕時亦係率性地過活,如今八十歲依然隨心所欲,但違規,着住全身紅衣去示威,有如當年在《攝魄勾魂》戲中,騎住匹烈馬直衝熊熊大火之城堡,不顧一切。」珍芳達係為前生投報,抑或為今世贖罪?「安仔,你開始開竅,不過,你仲未細味出張翁想講乜?」

  「大家所見、所感之一切,不過是場夢中夢。」這是愛倫坡之名言,佢寫之女伯爵故事,解釋人心中的一團火,是前世今生的作孽,不過,在此無意評論珍芳達為民抗命之舉,是對還是錯?我只覺這是一場夢中夢,此話很有啟發性。此時,腦海中有點紅酒效應,益發令我思想活躍。

  「係嘞,安仔,你咪話過想寫網絡小說,上網睇下《攝魄勾魂》對你創作有幫助。」大師兄加多句:「去圖書館借本《愛倫坡小說全集》亦可。」好提議,我同意。

  香港好多真人真事可以套落去呢個模型之上,例如,珍芳達這位女伯爵與烈馬投入火海之後,轉念之間,重生於今時今日之維多利亞港,融合示威遊行中,以CNN記者出現,然後,好無厘頭去咗金宵大廈做Live,一個唔覺意發掘出一單翻天覆地大陰謀,我再Copy一下愛倫坡之推理小說橋段駁落去,包保全香港七百萬人估唔到個結局。

  「得噃,《攝魄勾魂》第二部曲,亞倫狄龍飾演之邪惡與正義共同體,可以變成《無間道》科幻版。」咦,大師兄你飲多咗咩?我可以理解戲中梁朝偉同劉德華係兩個分裂而出的同體人,但係同科幻又點樣黐埋一齊呢?「你用啲想像力,正邪共同體唔係一定要用佛系解釋、人工智能複製,或者用平行宇宙、量子糾纏理論都可自圓其說。」

  大師兄,咁《攝魄勾魂》第三部曲之法拉利男被女鬼勾魂又點處理?唔通你改寫做醉酒男入地鐵無故消失,連個頭都搵唔番?「有創意,近排就係興無厘頭,你抄下星爺部《回魂夜》,加少少大眾想像力,咪得囉。」我好似有少少會意,不過,講講下,各位已經唔係再限於愛倫坡驚慄小說,直情要我創作一部《香港聊齋》,仲要係有人工智能模擬真實之科幻元素,唔好玩啦!

  「世侄,又唔係咁講啦,你快啲諗下點樣開筆,呢條橋無人試過,話唔定可以開本地創作新風氣。」銀行偉果然係MBA材料,佢話,個個禮拜響度飲酒吹水,不如乘大家酒興之利集體創作,咪有益有建設性囉。

  「大師兄,你係過期文青,點睇?」吹水就得,不過你執筆啦。無問題,想問一句,編輯先生,寫呢啲你會唔會收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