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少人認為運動露出疲態,但上星期中大發表調查顯示,公眾的情緒沒有重大的轉向。非建制派議員引用了報告中認為特首應該下台的人數增加了,實際從全面去看,不滿者的情緒並非針對單一目標,而是全面性上升,看來公眾是覺得政府沒有積極解決困局,多過因為特定因素。

  擔心子女 變成不滿警暴

  中大民調研究範圍頗廣,其中不少涉及運動中的暴力行為,包括示威者的違法暴力和警方的鎮暴行動。調查結果顯示,受訪者對於警方的處理手法,沒有因為示威人士破壞公眾設施、搗毀商店有明顯轉向,改為支持警方。

  在超過四個月的動盪,日常生活受到影響下,為甚麼市民仍然接受暴力行為呢?有人認為是媒體影響,有人認為外來勢力推動,但有研究民調的人士提出一點值得留意的,就是家長的取向。

  自開學以來,學生參與街頭衝擊有增無已。這些違法抗爭,部分非常激烈,譬如中學生蒙面後襲警,結果被警方擊中胸部入院,另外有便衣警員被人投擲汽油彈和圍毆,混亂中打中了十四歲學生大腿。有人蒙了面打警察,警察還擊開火,理論上公眾應該站在警方一邊,然而現實不是這樣,不少人仍然指責警員不應開槍,民調的結果也顯示相同情緒。

  這種反應很難從理性上直接解釋,一個較合情理的說法,是反映了很多家長的憂慮。研究民調者有個觀察,不少家長知道子女積極參加了近日的街頭抗爭,很擔心他們會遇到警方武力,蒙面施襲學生成了子女可能的化身。這種憂慮反映出來就是他們對警方制暴的排斥,所以縱然警員是在不知身分的情況下向蒙面施襲者開火,很多人仍然表示不接受。

  過去幾個月家長中出現的其中一個情況,是父母本來與子女有不同的政治取向,但在子女堅持並且激烈地表態下,父母慢慢改變態度,成為跟從者。有人把中大校長段崇智視為最新例子,段崇智最初對譴責警方表示出相當的保留,但在經過與學生多次會面,由被學生用雷射筆照射到閉門擁抱後,終於由「段狗」變成「段爸」,順應學生要求向警方發出「不完美、有進步」的公開信,提出了質疑。

  要扭劣勢 必須主動領導

  家長和同情者被學生及其背後推手不斷引導,團結在反對政府的旗幟下,源於政府在輿論引導上的被動。研究民調者認為,父母極擔心子女上街抗爭受到警察傷害,在他們眼中任何武力都是過分的。在這種焦慮下,政府應該透過教育當局和學校合作,提醒家長留意子女行為,配合教師約束,防止學生參與違法活動,強調制止學生參加違法活動才是最有效保護孩子的方法。這需要有政策的反覆解說,配合有力的措施。有了這些方向,家長才會掌握到具體的做法,從而產生安全感。現在的情況恰恰是政府沒有扮演領導的角色,結果連大學校長都失去了方向。

  家長、市民最關心的是下一代的前途和安危,政府沒有大力出來為他們提供答案,普羅大眾眼見亂局,為官者含糊其辭,不會認為這是當權者忍讓,反而是覺得官員無能避事,對子女安危更加擔心,內心自然日益不滿。所以,政府要贏到市民的支持,就是要站出來,清楚地發放訊息,教導學生守法,讓社會早日回復秩序,才是保護下一代最有效的方法,唯有凝聚暴力必須停止的共識,重新明確領導角色,當局才有扭轉民意劣勢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