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蒙古國(Mongolia)的歷史,一定會提及成吉思汗的開國事迹,他是蒙古人心中最偉大的領袖,由十三世紀建國起,影響力直至今天,現代的蒙古人仍嚮往逐草而居的游牧生活,騎馬趕羊、研習射藝與書法等。若有機會來旅遊,不妨多花時間跟當地人接觸。

  蒙古國的地形獨特,境內大部分是山地與高原,南部則是戈壁沙漠,可想像到即使要建設社會,都要先解決自然環境問題,然而蒙古人就是強悍的游牧民族,樂天知命,面對任何環境似乎都能克服,因此今天來訪時,會發現除了首都烏蘭巴托有較為都市化的面貌,例如大型酒店設施與購物商場外,其他地區仍保留極原始的狀態,甚至連接駁的道路網也欠奉。亦基於這個緣故,想來作深度遊的話,不妨像我參加單車旅行團,用單車代步作為交通工具,反而可更直接地探索到廣泛的地區。

  當然,在草原上騎單車最大的挑戰,是大量的越野山路,不時需要爬坡與落斜,幸好連日的騎車經驗讓大家的技巧開始熟練,慢慢適應下來。至第三天,大家便要爬升至「蒙古十三世紀歷史主題公園」的山丘參觀蒙古包,了解當地文化。

  說到這主題公園共分幾個營地,首站我們參觀的是當中最大的一個,營地正中央有樓高幾米的大蒙古包建築,另有十數個小蒙古包錯落地分布附近,是出租予旅客作住宿體驗的。當我走進大蒙古包內參觀時,頓覺眼前一亮,首先是採光度十足的室內感覺亮麗,周圍掛滿手織的布藝裝飾,另外還有獸皮做的坐椅,相信是想呈現古時蒙古大汗用來宴客的大廳那種氣派。一旁擺放了幾件華麗的蒙古服,讓大家自行換裝,角色扮演並拍照留念。離開營地前,我更有機會學習蒙古人的傳統箭藝,便發現拉蒙古弓一點都不容易,尤其要瞄準那塊獸皮標靶時,力量、眼界、感覺與協調性,都是缺一不可的技術。

  及後,我們轉往另一營地繼續參觀,導遊從口袋取出一張當地的千元紙鈔,用來解說蒙古包的結構與演化過程,事實上,有些族人會把蒙古包建在裝有車輪的木台之上,用意就是增加流動性,可讓他們帶着牲口隨時搬家。

  蒙古人有屬於自己的語言文字,在成吉思汗時代,曾任命部下創出回鶻式蒙古字母,因而奠定了蒙古字的基礎與法則。今次當我們參觀第三個營地時,便有機會認識更多,只因有位研習蒙古古字書法的學生,即場為大家執筆寫字。大家把名字的英文拼音交予她後,她逐一用蒙古文字翻譯並書於宣紙上,以便大家帶回家收藏。

  跟她交談中,我發現蒙古字有兩大特色,第一是礙於字體的本質,編寫方法是直行書寫的,其次是它屬於拼音字,如若我們當中有同姓氏的,英文串字一樣的話,字體亦會一致,相反地,她並不能把中文名字轉化為蒙古字,若果沒有音節,更不知如何翻釋。

  經過這次的文字交流環節後,我們都對外形秀麗的蒙古字體,多添幾分敬意。

  既是遠道而來,怎能錯過住宿蒙古包的獨特體驗呢?這次入住的蒙古包營舍,算是略有規模,單看平原上三排並列的蒙古包數目,已多達十五個,一般來說,每個蒙古包內可容納四人,因而要招待我們約二十多人的單車團,絕對是綽綽有餘。

  營地的設施充足,包括有餐廳、洗手間及熱水沐浴設備,戶外亦設有涼亭等休憩地區,其實我們多天的單車旅程至此已接近尾聲,下午三時左右便抵達營地,因此大家有很多空餘時間,可聚首一堂談天說地,輕鬆一下。這個晚上大家在營地餐廳用餐,有湯、主菜與甜品的三道菜盛宴。說到蒙古式的主菜,一般以烤羊肉為主食,配以蔬菜與白飯,口味方面迎合大眾,也肯定是連日騎車以來最豐盛之晚宴。

  吃飽以後,各自回到蒙古包休息時,我發現室內已變得和暖,原來職員早就為每個營舍點好炭火暖爐,好讓大家這個晚上能睡得甜美。

  單車團的參加者中,有攜同兒子Billy而來的Josephine,她表示之前曾參加香港單車旅遊會舉辦的海外單車旅行團,覺得經驗良好,亦促成了今次遊蒙古的想法。她表示出發前最渴望欣賞原始不受污染的風景,有感在地球上純淨的樂土已愈來愈罕見。在過程中,她認為騎單車雖然辛苦,但感覺是一種對自我的磨煉,經驗實在畢生難忘。

  至於兒子Billy正值在英國求學,趁放暑假便跟隨母親前來旅遊,他自少便對蒙古國充滿憧憬,尤其兒時看漫畫時,書中曾提過蒙古大草原。親身來騎單車觀光後,發現真實的場景比想像中更為震撼,在廣闊的原野上好像並沒有盡頭,人類變得很渺小。另外,他對蒙古的語言文化亦特別感興趣,在過程中學習了幾句蒙古語跟當地人溝通,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相信這是他此行最大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