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於上周辭任大律師公會副主席的資深大律師蔡維邦,於本周二在報章撰文批評公會對示威者暴力「可恥地沉默」。有「金牙大狀」稱號的資深大狀清洪昨坦言公會近年被一些有政治立場的大律師「騎劫」,令一向獨立專業的公會愈來愈政治化,他希望公會成員能站出來正視問題。而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認為,近月有很多示威者上街發動游擊式的破壞,甚至肆意向警署投擲汽油彈,威嚇警察及其子女,這種種行為必須受到嚴厲譴責。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則認為公會為捍衞法治發聲正確。

  蔡維邦資深大狀辭去大律師公會所有職務後,引起軒然大波,在這短短一星期內展開連串「筆戰」,首先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進行反擊,繼而是身為大律師公會執委兼蔡維邦「師父」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昨亦在報章撰文「唱反調」,稱自六月以來警察每日施放催淚彈成為常態,更在媒體鏡頭下看見警察毆打已被制服的示威者,被捕人士在警署內被毆打的投訴更是司空見慣。駱應淦認為問題根源出於當權者身上,公會正確地就該些問題發聲,並要求擁有權力及武器的警察承擔責任,大律師公會應要捍衛法治。

  資深大律師清洪昨回應本報查詢時,讚揚蔡維邦勇於辭去公會副主席一職,得到法律界、尤其同業大狀廣泛的支持。清洪認為近年大律師公會被那些具有政治立場的大狀「騎劫」,情況更愈來愈明顯。他完全支持蔡維邦在報章撰文的觀點,即大律師公會最近譴責暴力抗議活動的聲明缺乏「明確的清晰度」,他敢肯定公會的其他成員都支持蔡維邦資深大狀,清洪呼籲公會的成員能勇氣站出來一同正視問題。

  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則對此強調,警察正在努力保護香港社會免受暴力騷亂的侵害,毫無疑問地年輕的示威者發動游擊式的破壞,沉迷於肆意的暴力;任何人為示威者尋找開脫的理由,即削弱警察的士氣。不管他們的政治動機是甚麼,但對於那些用汽油彈,公然襲擊警察,攻擊警署,甚至煽動他人在學校欺負警察的子女,以及恐嚇他們的人均是毫無同情心。

  江樂士指,這些使用暴力的示威者必須受到法律起訴,一旦罪名成立,應將被長期監禁,這表明政治暴力在文明社會中像任何其他類型的暴力一樣令人無法接受。江樂士強調,警察在受到示威者的暴力襲擊時完全有權捍衛自己。事實上,警察至今始終採取克制的措施, 經過四個月的持續暴力和破壞。若有人仍稱讚示威者為了理想而勇敢無畏,簡直是罔顧其他市民的生命安全,亦正好說明了蔡維邦資深大狀為何要辭去公會的所有職務。

  蔡維邦師父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昨在報章撰文稱,目前社會衝突持續,不少青年,尤其仍在求學的年輕人在衝突中堵路、破壞公物,襲擊他人,雖然他們知道自己的行為是錯誤及違法,但他們在被捕過程中卻遭受嚴重傷害。駱應淦強調,社會上大部分人或國際社會均對這些年輕人表示同情,因為他們願意放棄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向政權表達不滿。駱應淦續批評,政府只是譴責對事件無幫助,而問題的根源在於特區政府及警隊不斷打壓。

  蔡維邦早前撰文表示,欣賞年輕人追求政治理念,但在電視上見到示威者燒毀行為,破壞店鋪,港鐵站,襲擊不同政見人士等,明顯影響其他努力工作的市民,蔡指示威者已不再理性,並以野蠻行為取代,他們的破壞行為沒有「具意義的目的」,卻令香港「陷入了毫無意義的虛無主義的火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