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一如預期通過《香港人權法》,只待總統特朗普簽署就會生效。美港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只能煮到來就食。《人權法》生效,一眾爭取過的非建制派議員和政治人物理應高興,奇怪的是他們為何沒有打鑼打鼓出來慶祝邀功?

  送上門求仁得仁

  美國對香港實施《人權法》,究竟有甚麼影響呢?有財金界高人研究過,認為主要有兩項。一是法例提出每年檢討《香港關係法》,《關係法》是美國立法,賦予香港與中國不同的地位,包括在稅務及敏感性戰略物資的交易;二是可以對違反人權的官員實施制裁,包括凍結財產和禁止入境。

  美國近年流行長臂管治,透過其國際地位如美元結算,對其他國家和人士實施監管。香港如果違反人權,美國隨時可以限制,有沒有法例相差不遠。立了法最大用處,是把劍懸在特區頭上,隨時用來談判叫價。特區政府推出《逃犯修訂條例》,當時已有商界提醒他要小心,現在美國果然借勢掛劍,相信是特區政府意料不及。

  意料不及的除了特區政府,可能還有曾到美國游說立法的議員和政治人物,當中包括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法律界議員、曾被戲稱為「林鄭契仔」的郭榮鏗等。他們當日老遠跑到華盛頓獻計,現在港官不幸言中,游說者求仁得仁,這是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呢?答案可能每個人不同,像陳太屬於過氣人物,能獲美國政要見見面,付出代價在所不惜,但若然還想有政治前途或影響力,就要看法例對香港有甚麼影響了。

  罩陰影營商受損

  當日郭榮鏗等到美國告洋狀,當時有港官已經放言,叫他們小心,特別是見鷹派的美國官員,對他們未必是好事。當時,中美關係沒有現在那樣緊張,特區政府也未爆出政治風暴,告告洋狀出出風頭似乎有數得計,想不到後來發生巨大的政治黑天鵝事件,加上美國選舉在即,民主黨要向共和黨總統發招,本地政客的越洋游說等如把香港往利劍上送,一下子就跌入不可逆轉的局面中,法案就此套了在港人頭上。經此一役,曾經把郭榮鏗意見視為圭臬的林鄭,不知有何感想?

  不說法案是套在港官頭上,而說是港人頭上,皆因劍上兩邊利鋒之一就是檢討《香港關係法》,一旦《關係法》受損,香港人人都會成為輸家。政客或者會說,法案是聰明炸彈,可以選擇打擊港官而不影響香港地位。其實,現在法案通過,香港地位每年要檢討,已經變成營商不明朗因素。假設如果兩個地方條例一樣,香港有這個憂慮,外資選擇營業地點會怎樣想?所以有人說本地的競爭對手如新加坡會得益,所以法案未真正落實,心理上的衝擊已帶來實際影響,damage is done。這些影響不是政府或建制的說詞,就算是美國商會也對條例的影響有擔心,皆因做生意就是做生意,從來不想營商環境因政治影響變得複雜。

  風頭火勢先低調

  未知是否明白今次闖了禍,當初去美國游說的一班政客沒有出來開香檳慶祝,或者他們的考量是現在風頭火勢,最好先低調竄過,將來有機會還可以再拿《人權法》的利劍出來揮舞,反正一般人不了解內情,有事再把責任推向中國或特區政府,不就可以自己放火,他人埋單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