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社會要持續文明發展,教育是奠基石,需要無數有心人無私奉獻,百年樹人,的確沒有半點誇張。

  拔萃男女書院是香港少數的「老牌」中學,男書院剛踏入一百五十周年,可喜可賀。走過百年滄桑,學校在政、經、法律多個界別人才輩出,運動和音樂成績同樣是學界數一數二,也許正因如此,學生在藝術方面的成就鮮為人知。在11月1日(五)至4日(一)舉行的第三屆《新藝潮博覽會》上,拔萃男書院不同年代的學生、老師和職員將聯合展出「藝潮薈萃」,讓大家有機會一窺這所老牌名校另一張亮眼的成績表。

  將參加展覽的藝術家,包括老中青三代:上世紀六十年代畢業、目前依然在校任教的Daniel Blyth博士;千禧年畢業的建築師鄭振揚;2009年畢業的「九十後」陳鈞樂,以及曾任駐校陶藝導師的鄧熾煌,作品包括繪畫、攝影、陶瓷等。最年輕的陳鈞樂畢業後進入香港中文大學修讀藝術,似乎有意成為全職藝術家,發展相當不錯。過去三年已經在嘉圖畫廊舉行兩次個展,並參加了10月上旬舉行的《典亞藝博》。他在繪畫線條方面下了不少工夫,特別是描繪大量人物的長軸,甚具中國古畫之風。鄭振揚建築師與攝影師的身分兩不誤,作品曾經獲得多個國際攝影殊榮,包括國家地理攝影大賽冠軍、年度國際攝影師大獎等。鄧熾煌在校教導陶藝多年,作品曾入選香港藝術雙年展、陶瓷茶具創作比賽及夏利豪基金藝術比賽,也被香港藝術館、廣東石灣陶瓷博物館私人收藏。

  至於Daniel Blyth博士將展出抽象畫,他與書院的淵源更深,1966年畢業後十年,分別於日本、美國及加拿大深造視覺藝術及教育學術研究,並於1976年定居多倫多。在1992年夏末,一時興起重臨香港參與一個與藝術相關的項目,輾轉留港至今。他形容自己是一個側重視像感覺的人,總是喜歡圖像多於文字,覺得生活本身已經充滿複雜性,所以不要再用過多的措詞把它加劇。

  「藝潮薈萃」最大的亮點是在1960年代出任拔萃男書院藝術科主任的著名藝術家鄺耀鼎的作品。鄺先生可以說是引進西方藝術至香港的先鋒人物,在香港藝術發展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他1922年生於澳門,及後負笈美國,獲風景建築學碩士學位後周遊列國,在歐洲各地繪畫,然後在香港繪畫授徒,多年來參加過不少聯合和個人展覽,不過在1993年移居加拿大後甚少在香港參展,2011年在溫哥華離世。

  他擅長版畫和油畫,作品多描繪自然環境,雖然以西方藝術語言作媒介,卻流露中國庭園藝術靜謐的氣質。《新藝潮博覽會》顧問兼評審鄧海超教授形容鄺耀鼎是香港西方主義潮流的先行者:「當時在香港繪畫和教授中國畫的老師很多,曾接觸西方藝術並引進香港的卻很少,例如版畫,鄺耀鼎可以說是最早的一位,他除了創作還教了不少學生,對推動版畫及西方主義方面居功不少。」

  鄺耀鼎的作品糅合了傳統庭園的幽雅及西方抽象藝術的概念,加上他在建築方面的造詣,作品在構圖和空間的處理別出心裁,他其中一幅最廣為人知的油畫作品《1897-1997海旁》,以超凡的想像力,描繪一百年來香港從漁村演變成國際都會的歷程,是一件兼具藝術與歷史價值、屬於香港歷史一部分的重要作品。自從他移居加國,幾乎沒有再在香港舉辦展覽,在他離世後,他家人把部分作品捐贈拔萃男書院,其中四幅版畫作品將在新藝潮公開展出,機會難能可貴。

  正如鄺耀鼎的作品結合了中國和西方文化的精髓,香港藝壇在過去數十年吸收了全球經濟文化加速發展帶來的養分,特別是最近十年,藝博會、西九、畫廊的發展對本地藝術帶來機會和挑戰。然而,這一切必須回歸學習的初心。校園永遠是年輕心靈的庇護所,擋住了外面世界的風風雨雨,讓藝術幼苗可以茁壯成長。

文:蘇媛 圖:拔萃男書院、由藝術家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