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以《緊急法》引入禁蒙面規例,新例通過後效果如何各有說法。有法律界人士指,一般法例通過前會有長期鋪排,這不單有助討論內容,同時讓社會有足夠認識和理解,有助法例發揮效果。《禁蒙面法》推出是因應緊急狀況特事特辦,所以效果不會即時完全發揮。既然特區政府下了決心立法,就應該在跟進上多作解說,這樣非但可以增加措施效力,還可以減少市民墮入法網的機會。

  為遏暴力非限表態

  《禁蒙面法》實施後,有激進輿論大聲疾呼叫香港人反抗,甚至因此成為暴力衝擊的藉口。這些不滿聲音中,有人是伺機起哄,為暴力找個理由,但也有人相對理性。一些較理性的反對人士,不滿是覺得《禁蒙面法》影響了市民表達的權利,有人還因此刻意常常戴著面罩,作為表態。

  法律界人士認為,西方很多注重人權的國家都有《禁蒙面法》,市民若以平常心理解,《禁蒙面法》不是限制表達自由,只是針對表達方式可能被濫用,變成暴力或違法行為的掩護。過去,市民用過很多方式去表達,譬如戴上黃絲帶、穿黑衣,戴上黃雨傘,政府都沒有立例阻止,說明不是想限制大家表達政治立場或訴求。立法的關注點,是因為很多人戴上口罩後做出違法行為,譬如堵路、堵鐵。最重要是違法行為不斷升級,去到有威脅人命的地方,像中學生蒙面後襲警被槍擊。這種情況發展下去,對公眾以至參加者都沒有好處,有需要考慮施加限制。

  戴罩挑機難達目的

  禁蒙面不是限制表達自由,也不但關乎表達。法例的條文實際上也沒有這個作用。政界人士說,《禁蒙面法》目標不是限制表達意見,所以條文規定是在集會這樣做才會違法,平時戴口罩根本不違法。法例實施後,有人整天戴上口罩,嚴格而言挑戰不到法例,表達作用和穿黑衣似乎差別不大。不過,戴著口罩影響呼吸,自己感受似乎不太好。

  和戴黃絲帶、穿黑衣比,戴口罩表態還有另一個負面的社交效果。在〇三年沙士時,曾經有外國朋友問政界人士,點解香港咁多人戴口罩?他答是因為擔心傳播病毒。外國朋友表示理解之餘,說外國人除非嚴重傳染病,否則很少戴口罩,除了因為外國居住環境人與人接觸不像香港那樣頻密,還因為他們覺得戴口罩後看不到面部表情。西方文化重視眼神接觸,戴口罩會增加疏離感覺。從社交來說,戴口罩令人看不清面容,不利於溝通,是不是一種好的表態方式呢?

  不滿《禁蒙面法》的人戴口罩表態,是否能做到「挑機」效果呢?法律界人士說,根據法例若然不是在集會,戴口罩不算犯法,市民有戴口罩自由,這樣做不算甚麼一回特別事。若然遇到警察,警察有懷疑,可以要求當事人除下口罩,當事人不能拒絕,只能接受要求照做,這樣的話除了可能自找麻煩,又怎能說是成功挑機?

  學校限制有何問題

  或者有人說,現時很多人在集會上戴口罩,警察不是捉無可捉,無可奈何嗎?如果有留意的話,從法例實施以來,警方多數是把蒙面和其他罪行一併檢控,蒙面罪的特點是舉證容易,很容易把違法人士繩之於法,而且一旦入罪有可能判監,就算其他罪名脫罪,違法蒙面也很大機會成立。有不滿蒙面法者說法例無用,只不過是對法例不了解或者有心誤導。若然法例沒有震懾威力,試問外國怎會陸續立例,不滿者又要大肆反對呢?

  《禁蒙面法》後,有人倡議在學校不准蒙面,建議同樣引起不滿和反對,質疑者認為在私人地方蒙面沒有違法,為何學校有權要禁止?其實,學校訂立很多校規,都與法例無關,例如說粗言穢語。既然無特別理由下蒙面有可能違法,學校訂立規矩以示不鼓勵,以防學生誤墮法網,又有甚麼問題呢?

  《禁蒙面法》推出後,已有多人被控,說這條新例不管用,已經站不住腳。現在市民對法例還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政府既然立了法,就應該讓公眾有充分了解,道理要說得清清楚楚,反覆論述,不同政策官員齊齊發聲,避免大家違法,否則就是為德不卒,沒有做到應盡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