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辰安,從事創作二十年,開拓城市感覺派文風,與讀者一起懷舊,穿越香港時空找尋生活新旨情。) 

  我有一個衝動就是有朝一日去寫網絡小說,至於你問我,乜嘢係網絡小說?一定要喺網上寫的才算數?你真係考起我啦。

  「安仔,你個人無嚟創意,學乜人寫網絡小說?你去傳承大台之大家族、女強人、阿爸阿媽阿嫂之老套劇目好過啦。」大師兄,我個人無創意,但半個月前,我忽然覺得好有創意,就係因為大台有套時裝穿越劇,我睇幾集已覺得打通任督二脈,一套劇可以有如此豐富詭異之二次元想像空間,刺激起我好多年無用過之創作心靈。張翁係倪匡迷,佢話先前電視劇改編《衛斯理》不算成功,反而自己圍內DIY個劇就收得。 「所以話,你做人師兄應該鼓勵師弟,寫小說唔使有倪翁咁嘅才華,夠膽寫、夠膽作就得嘞。」

  張翁,多謝鼓勵,之不過,你係咪想話網絡小說夠膽寫就係㗎啦?「係。世侄,我讀書嗰陣,最流行係三毫子小說(聽我阿姨講過,咁又點呢?),幾十年前,你唔係文學界人士,好難畀人承認你嗰啲係小說(唔係小說又係乜呀?大佬!),衰啲講係垃圾,不過,三毫子小說打破常規,自成天地,網絡小說復刻了當年三毫子小說的成功。」大師兄乃過期文青,他話︰「正宗文學係用嚟上堂用,三毫子文學係用嚟娛樂讀者,張翁中學年代,西式文化與潮流在本地普及,年輕人有新的幻想和夢想,尤其是男女之間,改變了舊風氣,於是需要有這一時代的人寫這一時代的故事,而唔係等曹雪芹翻生為大家寫《紅樓夢2.0》。」

  「點解叫網絡小說,就係係人都可以去寫,上網發表乃最佳途徑(無入場費)。你有讀者,書商會搵你出書,小說網站亦會同你分紅,你總之用心寫小說就OK。」哦,明白了。銀行偉失驚無神喺我身邊大大聲講︰「寫咗無人吼,你咪當自娛自樂,辰哥,你咁年紀,直情可當做防止老人癡呆之腦體操,無損失噃。」

  我對網絡小說好認真,你知啦,依家每逢周末周日,大家無乜街去,或者正確而言你無乜街敢去,是以最好娛樂係安坐家中,佔一個小角落,一本在手穿越時空,脫離現實,你話幾好。

  「安仔,依家香港人都好想有『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同意,香港有八成人都想見到之事,原來不是事實,過去幾個月香港其實Happy過小飛俠個夢幻島。「現實與集體記憶不符,不一定係大家思覺失調,有理由教人相信這是一個超自然現象,我哋可能生存在一個平行宇宙,不過一個唔小心,我從呢一個維度跌咗落隔籬個維度,見到同一群人、同一個地方、同一事情,但又唔係你的一群人、你的地方,你的誤入改變原先的事情,重新組合成另一個故事,箇中前因後果只有你兩次經歷過……」

  大師兄,不必講到咁高深,不如我講個「披頭四」嘅故事畀大家聽︰有人話,保羅麥卡尼喺披頭四最紅之時,即一九六六年已經死於交通意外,《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一九六七年)大碟封套背面的一張披頭四合照,只有保羅背對鏡頭,暗示他已經離開人世。「當年真係傳得好勁,聽講保羅當日錄完歌之後,駕駛其白色阿士東馬田跑車……」這一個西洋鬼故,當晚忽然好邪咁落起雨,點知保羅遇到一個鬼火咁靚之女仔在街角避雨,於是好心載她一程,對方得知揸車的這位翩翩少年,原來係保羅麥卡尼,即時過電,雙方興奮之餘,忘記天雨路滑,結果撞上一架大貨車,保羅身首異處,嗰個鬼火咁靚之少女送咗入醫院,但係唔知點解唔見咗。成件事消息封鎖,因為恐怕影響披頭四前途,但至於點解保羅又會繼續出現?你話佢係外星人,又或由平行宇宙行過嚟之另一個保羅都得。

  「辰哥,係就去盡啲,我話呢個Post Paul McCartney係複製AI機械人,用咗一晚時間深度學習保羅之才華,不單止十足保羅識唱識作,仲有長足進步,直逼約翰連儂,搞下搞下,連儂頂呢位保羅唔順,藉口意見不合,同佢割席,結果披頭四解散。」

  咦,大家係咪已經即興集體創作緊網絡小說?「世侄,披頭四個故仔未完㗎,約翰連儂曾經避世, 一九八〇年當他準備復出之際,喺屋企門口被一個自稱係佢歌迷之男子射殺。」張翁,無理由係嗰位來自平行宇宙之保羅殺人滅口啩?

  「我上網見到有呢段傳聞。二〇〇九年,一名美國男子開咗一個《The Beatles Never Broke Up》網頁,佢話自己某天誤闖平行時空,喺嗰個維度,佢買咗一張在這個維度沒有發生過的披頭四為復合灌錄之新唱片,叫做《Everyday Chemistry》。」

  容許我用少少創作力駁埋個故仔︰嗰個死鬼咗之保羅原來去咗第三個維度,唔知點解又返咗我哋呢一個維度,為咗唔好受依家呢個可能係AI機械人,又似外星人之Post Paul McCartney從中搞事,保羅決定帶約翰連儂去自己的維度,繼續合作,重整披頭四事業。

  「辰哥,你好似由網絡小說,轉咗去童話故事,從此披頭四就在另一個維度快快樂樂的開演唱會。」大師兄話大家以上的集體創作,其實接近還原了一個關於披頭四之「曼德拉效應」,大家都係幻覺,原來連佐治夏里遜都未死,更有甚者,呢個世界從未有過一支樂隊叫披頭四,大家聽過之歌,原來係一個不知從何而來的大腦植入效果。

  張翁問番我︰「你想話披頭四,其實係外星人改造的一個神經訊息,此乃虛擬,但係像真,大家心中的披頭四,乃被Programmed過之集體記憶。」

  差唔多啦,正如你話齋,寫網絡小說夠膽就得啦,開咗個頭,駁唔番個尾亦好平常,最緊要讀者追嚟睇啫。話時話,我好想今日之香港係幻覺,在另一個平行宇宙,香港籌備緊「香港節」,周末周日有花車巡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