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東區法院暫委特委裁判官何麗明,去年初審理的一宗行人疏忽傳票案,昨終在東區裁判法院作出裁決,何官指女被告與涉案的士司機的口供均不可信,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下,裁定女被告罪名不成立,由於控辯雙方均提出訟費申請,故何官將案件延至十二月二十日處理。雖然本案昨已踏入第九十一日,但整個裁決過程卻不超過二十分鐘。

  何官先批評尼泊爾籍被告Thapa Kamala的口供前後矛盾,例如作供時指自己行得慢,但一時說自己趕時間,更無法清楚指出被撞時的士的具體位置。何官又指涉案的士司機與控方的專家證人,對於當時車速的口供不一致,無辦法排除的士司機有否越過中線,故兩人均非誠實可靠的證人。

  辯方律師侯振輝在庭外透露,由於女被告仍需要覆診,原本在高級私人會所任職保安員的她,案發至今仍未能上班工作,她於去年已入稟法院向涉案司機索償過百萬的醫藥費,而向控方申索的訟費亦高達七位數字。由於控辯雙方均會向對方申請訟費,何官最後將案件押後至十二月二十日,以聽取雙方就申請訟費的陳詞。

  案中三十四歲尼泊爾籍女被告Thapa Kamala,被控於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大潭道一輛的士後方過路時,遭對面線另一輛的士撞傷,被票控一項行人疏忽罪。

  案件原本在去年一月開審,但女被告出席第二天審訊時,因為遲到一分鐘,被何官要求交出一百元保釋金及每日準時出席聆訊。她就保釋金向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並獲判勝訴。當時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更批評何官審理此案,極度浪費司法機構資源,下令她盡快作出裁決。

  其後女被告再入稟區域法院,指何官惡意及錯誤作出保釋令,令她失去自由,出庭應訊更引發她傷勢加劇,向何官索償高達一百七十萬元,成為司法史上首宗被告向裁判官索償個案。案件編號:東區傳票三九八八四——二〇一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