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本報得悉, 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蔡維邦資深大律師於本周三晚、去信公會主席戴啟思辭去公會所有職務,據悉,蔡維邦有感自己和公會的立場存在分歧,尤其在過去幾個月感到不安,認為公會不應牽涉政治立場,應秉持公平公正的立場,更重要是維護法治(rule of law )的原則,不應只是針對警方、而漠視示威者的暴力行為。

  據了解,剛於本年一月初接任為大律師公會副主席一職的蔡維邦,因不滿公會近年已被背後的「小圈子」操控,未有尊重公會逾一千五百名成員的意願,更在此段社會的動盪時刻,公會不但沒有堅守法治原則,還捲入政治立場,令公會數十年來一直秉承的獨立專業形象完全崩潰,甚至會危害香港的真正穩定,損害公會各成員的權益。

  據知,曾先後在旺暴案為「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出戰,以及為「佔中九子」案中李永達辯護的資深大狀蔡維邦,認為大律師公會的宗旨是要維持大律師專業的尊嚴及獨立性,更要促進法律專業人員的互相了解及良好的關係,但公會近年的所作行為,已損害香港與內地其他法律團體或組織之間的關係,相信在未來日子更會逐漸破壞中港兩地法律界的友好聯繫。

  消息稱,今次令蔡維邦堅決辭去大律師公會副主席,以及紀律委員會主席和刑事法律與程序委員會主席等職務的導火線,是公會於今年九月十七日向各成員發出內部通告,表明公會最近接獲多名成員的投訴,指他們在警署或羈留所欲見有關被捕疑犯時,均因未有律師或律師行法律文員陪同在場,而被拒絕召見疑犯。有關通告列出《基本法》第三十五條,內文指任何被拘留人士均有權致電給律師(Lawyer)。

  公會認為大律師公會各大狀都屬於「Lawyer」的定義,故任何大狀在沒有律師或法律代表陪同下,只要持有該律師行發出的證明信件,便有權到警署或羈留所與疑犯見面,拿取指示等。通告更表示公會主席戴啟思已於今年八月三十一日及九月十六日,兩度致函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正式作出投訴公會成員與被拘留人士進行法律探訪時被警方阻撓。

  據了解,當時身為刑事法律與程序委員會主席的蔡維邦,對於公會發出此通告並不知情,蔡認為有關通告內容有誤,更不尊重他及該委員會的其他成員,乃立即要求公會更正相關內部通告,但公會卻遲遲不肯改正,拖延至十日後,即同月二十七日才願意重新發出另一個通告,表明如果律師(solicitor)或律師行代表「未能出席」(例如深夜或不方便)的情況下,在必要時才可以在律師或法律代表缺席下,大律師單獨召見被捕疑犯及拿取指示。

  消息指,今次事件令蔡維邦感到公會公然破壞「法律原則」,令他無法接受,身為大律師公會副主席的他感到不受尊重,終決定辭去公會所有職務,並即時生效。

  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於昨午向公會各成員發出通告,透露公會副主席蔡維邦在本月九日已辭去公會副主席及旗下一切委員會主席的職務,並感謝蔡維邦資深大律師多年來為大律師事務所做的貢獻和無私奉獻。

  現年四十八歲的蔡維邦分別在喬治城大學取得文學士學位、倫敦大學取得法學士學位及赫爾大學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他於二○○○年在香港取得大律師資格,執業範圍主要為刑事法,於去年獲得資深大狀的銜頭。蔡維邦於○八年、○九年、一七及一八年均獲大律師公會選為執委,他自二○一○年開始已是公會紀律委員會及刑事法律與程序委員會的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