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加拿大每年發生多少以仇恨為動機的罪案,是一個難以確切回答的問題。原因在於還沒有一個全國統一的仇恨犯罪定義。不同地區的執法單位,對於仇恨犯罪的構成有不同的理解和標準,難有準確數字顯示本國仇恨罪案的真實情況。決策者可能因此低估這類罪案的嚴重程度,減少相應的資源投入。

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加拿大刑法中目前有一些條款提到仇恨動機的犯罪,比如宣揚仇恨,鼓吹種族滅絕行為,公開煽動仇恨及對宗教場所實施破壞等。但是刑法目前只是將仇恨犯罪,作為罪犯量刑時的一個考慮,並沒有對於這類犯罪最初始時如何控罪做出規定。

由於沒有刑法上的統一定義,全國各地的警方因循不同標準處理相關罪行。一個犯罪行為是否構成仇恨犯罪,可能因犯案地區不同,甚至是調查處理案件的警員不同,而得出不同的結果。

警員查處因人而異

CBC調查指,一些城市的警隊有較為全面的定義,包含性別認同及表達。例如渥太華警隊定義仇恨犯罪為「以仇恨、偏見或歧視為動機的犯罪行為,而這些仇恨、偏見和歧視是基於種族、國籍或族裔背景、語言、膚色、宗教信仰、性別、心理或生理殘障、性取向及其他類似的因素而發生」。

其他城市或地區,比如魁省警方,則完全沒有對仇恨犯罪做出正式定義。CBC調查全國19個地方警隊定義仇恨犯罪的情況,其中8個提到性別認定。只有個別提到「基於真實的或是假想的族裔或宗教背景」(real or perceived race or religion)而對某人產生的歧視。

愛民頓麥科文大學(MacEwan University )人權學者喬杜里(Irfan Chaudhry)表示,上述兩個要素對定義仇恨犯罪非常重要。缺乏保護性別認定和表達的條款,表明警隊的仇恨犯罪定義還趕不上《加拿大人權法》(Human Rights Act)。仇恨犯罪一個重要起因,是對受害人宗教或族裔背景的錯誤認定,比如把鍚克教徒誤認作穆斯林而加以侵害。

亞省人權委員會仇恨犯罪委員會主席康普(Stephen Camp)表示,缺少全國統一的仇恨犯罪定義,使加拿大難以確定每年該類罪案的準確數字。聯邦政府也因此無從知道應該將資源放在哪裏。

真實情況或比統計數字嚴重

他指加拿大統計局公布2018年全國共發生1,798起仇恨犯罪,但實際案件數量可能要多,迫切需要做的是在加拿大刑法中,引入對仇恨犯罪的明確定義。這不僅僅是為了統計的需要,各地警員在對仇恨犯罪提出控罪時,應該遵循一個全國統一的、以刑法明確定義的清晰標準,而不是各地警隊對前線警員發出不同的指引。

康普表示,刑法反映了加拿大社會的倫理、道德和價值觀。「加拿大標榜自己是一個多元、包容和安全的國家,為什麼在刑法中卻找不到有關仇恨犯罪的條款,來反映這種價值觀?」

他指對於仇恨犯罪做出全國統一的確切定義,還有助於準確了解這類犯罪在全國各地的嚴重程度。現時的統計數字,向決策者傳達的信息是這個問題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當局可能因此缺少足夠的資源、政策或立法來應對仇恨罪案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