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坎培拉訊)行政上訴審裁署(AAT)處理難民簽證覆核個案的時間,在不足三年間大增超過一倍至786日,形成漏洞使一些假難民以旅遊簽證入境並尋求庇護後,獲得超過兩年的居留和工作時間。

雖然有部分個案最終獲裁定為真難民,但官方數據顯示,多達九成入境後申請的難民簽證個案被拒。

審裁署的移民及難民簽證覆核個案,從2017年6月底的2萬4,462宗大增到上月底的6萬3,576宗,而且積壓個案還不斷增加。在今個財政年度的首季,每5宗移民個案該署只清理了4宗,難民個案更每4宗只清理了一宗。

澳洲移民議會(MCA)主席Carla Wilshire表示,當覆核時間延長,製造了機會讓人濫用制度。

莫理遜(Scott Morrison)政府將簽證拒批率大增的原因,歸咎是邊防政策收緊。政府表示,所有臨時和永久居留簽證的拒批率,過去4年間從2.5%增至接近4%,即超過15萬名申請人被拒簽。

移民部長高民(David Coleman)表示:「我們的篩查程序遠較工黨年代強,並引致拒簽數字大增。我們不會為此道歉。」

不過,政府亦被批評增撥資源給行政上訴審裁署的速度太慢。它正等待高等法院前法官Ian Callinan展開對審裁署檢討的結果。

律政部長波特(Christian Porter)正考慮修改政策,使審裁署更有效率。在今個財政年度,政府撥款1億5,800萬元給審裁署,較2017年度的1億4,200萬元多,並在去年11月多委任33人專門處理移民和難民個案,以助清理積壓個案。

工黨內政事務發言人簡納妮(Kristina Keneally)表示,乘飛機來澳的難民增加,顯示政府在應對剝削勞工的犯罪集團問題上管理不善,「他們把人走私到這裡。這些人在剝削環境中工作,包括在農業和款待業,有時做性奴僕,有時時薪只有低至4元,並面對嚴重剝削。」(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