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在1968年奧運會頒獎台上因支持黑人選手,結果終生遭排擠打壓的澳洲賽跑選手諾曼(Peter Norman),其雕像昨日在墨爾本揭幕,象徵了這名「被遺忘半世紀的英雄」終於獲得平反。

1968年是美國種族衝突最嚴重的年代,黑人平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就該年被刺殺。同年的墨西哥奧運會上,兩名美國黑人選手Tommie Smith和John Carlos分別獲得金牌和銅牌,他們在胸口別上人權徽章、戴上象徵為黑人人權奮戰的黑手套走上頒獎台上,無聲抗議美國對待非裔運動員的手法。

在那個主流社會和制度仍歧視黑人的年代,兩名黑人選手上台前把其計劃告訴奪得銀牌的澳洲白人選手諾曼,原意是希望對方不要阻止,但諾曼告訴他們「我會支持你們」,然後跟兩人一同戴上徽章並走上頒獎台。

結果,兩名黑人選手立即被踢出美國代表隊。諾曼雖然一直出賽成績良好──他創下的20.06秒全國紀錄,甚至可以為他贏得2000年雪梨奧運金牌,卻也被剝奪參加1972年的奧運的資格。

據報道,諾曼後來得了憂鬱症,只能當體育老師和打散工維生。直至2006年,他因突發性心臟病逝世,終年64歲,一生都未獲平反。

在那場奧運會的半世紀後,墨爾本Albert Park上的諾曼雕塑昨日揭幕,其造型是當年他在頒獎台上的外貌。

他的女兒Janita Norman昨日表示,這雕像顯示了亡父在1968年所爭取的東西,父親會為今日獲得認同而自豪,「這(雕像)是好的象徵──他高高而自豪地站著,就如當日他在頒獎台上。他從未要求任何人為他平反或宣揚自己的事跡,但我認為他一定很高興。」

她續道,父親在死前一直不覺得獲澳洲擁戴,「真是直到他死後的最近幾年,澳洲才開始(對他)感興趣,可能他的死是一個警示鐘吧。」

諾曼的葬禮上為他抬棺的,正正是當年兩名黑人運動員,他們仍跟諾曼一家人有聯絡。Janita說:「他們會知道正發生的一切,我肯定他們對我們所看見的(雕像)感到非常快樂。」(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