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在二〇一六年農曆年初二凌晨參與旺角騷亂,因襲警罪及暴動罪成被判囚六年,另外,因暴動罪成的盧建民及黃家駒則分別被判囚七年及三年半。三人不服定罪和刑罰上訴,案件昨在高等法院審理。代表梁天琦作刑期上訴的駱應淦資深大律師指,原審法官彭寶琴只因為當時市民戴上口罩、眼罩及頭盔,而斷定事件是有預謀有組織地犯案,但此推論則是「推論過多」,駱指市民戴上口罩或眼罩只是為了保護自己,防止自己被認出,故並不是有預謀犯案。三位法官聽罷雙方陳詞後需時考慮,將擇日頒書面判詞。

  代表梁天琦作刑期上訴的駱應淦資深大律師指,原審法官彭寶琴判刑時認為梁天琦需就他已脫罪的砵蘭街暴動事件負上部分刑責,錯誤界定事件屬大規模有組織。駱大狀辯稱旺角騷亂事件「所有嘢都係突然之間發生,啲人突然好自然咁衝出馬路」,從呈堂影片中可看出事件並非有預謀或有組織。彭官基於當時眾人戴口罩、眼罩及頭盔便指事件屬有預謀行動,但口罩等物件根本不是攻擊性武器,更不能用於攻擊他人。駱應淦指彭官偏頗,沒有考慮梁天琦在事件中的自身角色。

  代表盧建民的劉偉聰大律師指,彭官在引導陪審團時有不當之處,把「共同目的」的犯罪意圖定義過寬,令陪審團錯誤地認為「共同目的」就是作出擾亂行為,亦指出涉案事件像俗語所指「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即「各有各做」,故認為盧的定罪並非穩妥,其判刑也明顯偏高。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則指,示威者就算動機不同亦能有共同目的,示威者曾集體向警方投擲雜物,亦曾一起數「三、二、一」一同衝向警方防線,可見他們當時共同針對警察。案件編號:高院刑事上訴一六四——二〇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