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玫瑰我愛你》(姚莉)、《恭喜恭喜》(姚莉)、《夜上海》(周璇)、《永遠的微笑》(周璇)、《蘇州河邊》(姚莉)……一首首上世紀三十、四十年代經典國語時代曲,均出自同一人手筆──陳歌辛,原名陳昌壽,中印混血的中國流行音樂作曲家,有「歌仙」之譽,抗日時期曾被日軍監禁,戰後遭國民政府拘留,新中國成立後又被打為右派、送往勞改,他的一生,可說是在亂世中響起的奏鳴曲,然而箇中旋律卻是多麼的觸動人心。

  中英劇團以陳歌辛真人真事改編的《人生原是一首辛歌》,主角陳歌辛,由去年與電視台結束合約的陳智燊擔正,他將在舞台上獻出處子作。

  「最初得悉這個製作時很緊張,亦很高興能夠參演,嘗嘗從沒試過的事情。」他說,最初排練那一星期,真的感到迷茫,「不知怎樣去做,或做得夠不夠。」後來他對演舞台劇,還有中英劇團,漸加認識,以「很Fit」來形容整個團隊,「他們都唸過香港演藝學院,演戲基礎扎實,演舞台劇經驗豐富。」相反他自覺是一個新人,對一切都感到陌生,一時間消化不了、轉換不來,「演電視劇,節奏很快,你講一句,我講一句,沒有時間慢慢投入。演舞台劇則不然了,一戲呵成,你可以醞釀,全情投入。」訪問時正值排練第三星期,他笑言放鬆多了,「要享受做戲的過程。」

  於英國成長的陳智燊,對陳歌辛還有其創作的老歌,未算熟悉,回流香港、加入電視台後,陳歌辛的《恭喜恭喜》,幾乎是每個農曆新年必唱曲目,「但就算是練唱、錄唱,也是唱完就沒了,從不探究那首歌是誰寫的。」演了這台戲後,他重新認識陳歌辛,自認眼淺的他,特別欣賞《永遠的微笑》,「其中一個場口,演我太太的白清瑩,唱着《永遠的微笑》,那一刻猶如一個浪捲過來,十分感動。」

  為了演活陳歌辛,陳智燊既演戲,也彈琴、歌唱,而且都是現場演出,絕不輕鬆,小時候曾習琴的他,三十年後要重新彈琴,也有難度,「基本上由零開始。」跳舞呢?他笑了起來,「下次吧!真的要花很多時間去練習才行。」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創作緣起,可回溯至二〇一一年,陳歌辛兒子陳鋼在港舉辦《玫瑰與蝴蝶》音樂會,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成長的張可堅,也是座上客之一,「除了《梁祝小提琴協奏曲》(陳鋼是作曲人之一),其他歌曲同樣耳熟,大概便是小時候看粵語長片時聽見的。」然而卻不知道作曲者是誰,他感到有點慚愧,「我們搞戲的,常常感歎人們只記住演員名字,不知道導演等幕後功臣是誰,原來自己都是這樣。」後來古天農把陳歌辛、陳鋼兩父子的故事告訴張可堅,他覺得這個故事很值得講,更給他動力開戲,「黃霑講過,他和顧嘉煇,都是飲陳歌辛的奶水長大的,這兩位香港粵語流行曲重要人物,都受陳歌辛影響,那麼了不起的人,一定要讓更多人認識。」

  這場演出,他們邀請了陳鋼本人出任音樂總監,司徒偉健編劇,張可堅擔當劇本修訂及導演,陳智燊出演陳歌辛,陳雋騫則飾演陳鋼。「陳歌辛靚仔、『鬼鬼哋』,陳智燊跟他形象很似。」張可堅與陳智燊認識多年,也曾向他授教演技,這次找他演出,是兩人第一次合作。

  至於「鋼琴王子」陳雋騫,其上月離世的父親陳鈞潤,為中英劇團董事局顧問,張可堅就演過他翻譯的《昆蟲世界》、《第十二夜》、《女大不中留》等劇作,是「細細個睇住陳雋騫大」,「陳雋騫一手鋼琴,不得了。」張可堅、陳雋騫兩人曾有合作,但好像《人生原是一首辛歌》以導演、演員身分碰頭,也是頭一次。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重點一個「辛」字,既指陳歌辛,也指「辛」苦,這是他對人生的看法──人生路上,我們難以達到理想,更難以免於苦痛,「但不是負面的,人生的價值,就在痛苦、辛苦之中找出來。」

《人生原是一首辛歌》

日期:10月12日(六)、18日(五)、19日(六)、25日(五)及26日(六)/8:00pm

   10月13日(日)、19日(六)、20日(日)、26日(六)及27(日)/3:00pm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網頁:www.chungying.com

文:黃子翔 圖:陳鐵剛、中英劇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