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科技發展,藝術早已跳出傳統媒介的框架進入新媒體領域,不僅是在創作方面應用了科技,展示方式也一樣,讓藝術欣賞與學習變成更有趣、更多變,觀眾更容易投入其中。在培育創意媒體人才方面,香港城市大學可以說是帶領了本地創意媒體學術的發展。

  香港城市大學在1995年正式成為大學,創意媒體學院歷史雖然較短,不過卻是亞洲區首家同類型學院,學位分文學、理學及文理學,對學生「左右腦」似乎同樣重視:「我們着重以新媒體創作藝術,以及研發有關技術和工具兩方面並行發展,當然學生不一定兩方面都同樣出色,但我們要求側重創作的學生有基本的電腦程式編寫知識,而理科同學就對創作有興趣。」在2016年從學院顧問身分轉為院長的艾朗宏教授(Richard Allen),表示學院成立初期比較集中電影、動漫等傳統媒體形式作品,後來逐漸拓展到跨領域新媒體。

  香港不少新進的新媒體藝術家,都是城大創意媒體學院畢業生,每年的畢業展是香港新媒體創作整體的成績表,其中四位今年剛畢業的學生,將會參加第三屆《新藝潮博覽會》的「Next Contemp」展覽環節,包括朱奕敏、何芷詠、劉昊誠和呂冠韜,有理學也有文學學位,作品結合科學與藝術,有三維、二維動畫、裝置、聲音等,「左右腦」配合得宜,其中理學學位的劉昊誠以三維動畫《那石那光那方是黃花地丁》參展,以近似真實的三維動畫嘗試打破電影和動畫之間的界限,邀請觀眾一起在新媒體的年代探索電影和動畫應該如何定義;何芷詠作品《浮》雖然也是動畫,但她以手繪抽象方式描繪配合音樂,表達一個充滿動感節奏、顏色變化多端的噴泉表演,感覺截然不同,充分反映科技配合創意的無限可能。

  目前城大創意媒體學院的學士學位八成是本地學生,內地和其他國家學生各佔一成。相比之下,艾朗宏教授認為香港與內地學生,在文化藝術方面的基礎都不算強,擴闊這方面知識是非常重要。雖然創意媒體學院培育了不少人才,不過投入創意媒體公司或成為全職藝術家的人數卻不算多:「我們不少畢業生投入廣告、電視、動漫、後期製作和手機程式公司工作,也有一些加入科技始創公司,工作或多或少與創意媒體有關,不過香港這方面在國際上其實是落後於其他地方,你看香港甚少大型新媒體和動漫公司。同時,香港創意媒體的收藏群體也很小,部分原因是新媒體藝術品在展示和維護方面要求較高,令收藏家望而卻步。」

  《新藝潮博覽會》創辦人黃白露表示,今屆特別邀請城大創意媒體學院畢業生參展,目的就是讓觀眾更加了解科技與藝術配合的無限可能:「新媒體藝術是科技與藝術結合的成果,以先進的技術,帶領觀眾進入另一層次的美感體會。如此,科技不再是冷冰冰,而藝術也更有發揮的空間。觀看新媒體藝術,感受當中的奇幻,是令人興奮的一種體驗。」

  香港市場雖尚未發展,但國際上新媒體創作已經得到廣泛注意,近年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日本班霸teamLab,他們展覽所到之處定必是人頭湧湧一票難求,代表新媒體藝術家的大型畫廊也愈來愈多,加上與數碼科技一同成長的新一代收藏家群體日漸壯大,新媒體藝術的市場日後相信將可以迅速發展。不過就如艾教授所言,香港在新媒體方面的發展是落後的,正如許多高科技的領域,近年裹足不前。政府投入龐大資源發展西九及其他藝術設施,代表未來的新媒體藝術獲得多少支持?新一年的學生又畢業了,出路如何?也許大家還沒有收藏新媒體藝術品的計畫,但入場參觀這些令人炫目的作品,就是對年輕藝術家最大支持!

文:蘇媛 圖: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