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NBA多倫多猛龍隊今年慶祝奪標遊行時違規使用無人機的多市華裔青年Toby Gu,上個月飛到香港穿上反光背心冒充記者,拍攝警民衝突場面。但稍早他貼出一段影帶,卻引發抗議者威脅和中國官媒的同情報道,令自己身陷麻煩,陷入躲躲藏藏的窘境。Toby Gu對《環球郵報》記者說:「我正在躲藏,仍然很緊張。」但拒絕透露自己目前的位置。

Toby Gu一到香港後就追蹤著抗議示威活動,他聲稱希望可以分享香港居民的痛苦和苦難,還希望可以找到爆炸性的視頻鏡頭。

不過Toby Gu在出發到香港之前,在自拍視頻中笑著說,「Let’s go have some fun」。

果然他找到了話題,因為曾發表「希望越亂越好」的言論,遭到網民抨擊;又自爆做了假新聞證件冒充記者,使一些新聞工作者批評他此舉令真記者的安全受到威脅。

描述示威者成「暴徒」遭網上搜索

最近他上傳到YouTube的一段視頻顯示,一個人遭到抗議者的攻擊、導致流血,後來抗議者還搗毀了購物中心的公共區域,在街上放火並阻礙交通。Toby稱呼他們為「暴徒」。他在視頻中說:「這些抗議者實際上只是在尋求打架,這很瘋狂。」

他將示威者描述成暴徒,卻沒有提及他們的不滿和訴求,包括他們要求民主自由和獨立調查等問題。這樣的處理模式讓香港一些網上評論員開始網上搜索他,甚至有人在社交媒體上散播他的照片,威脅他說:「我已經備好匕首要割喉了,現在開始狩獵。」

這使他決定離開香港。目前他身處另一個國家,他帶著帽子和眼鏡,企圖掩飾身分,但有一次還是被人認出來了,那個人對他說:「現在很多香港人都討厭你。」

雖然Toby Gu到了另一個城市,但他依然批評香港那些示威者。「許多抗議者認為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但事實上這已經成為一場騷亂,有人砸東西,有人打警察,有人扔汽油彈。」他相信自己「無意間暴露了所謂『和平抗議』的虛偽」。

嶺南大學的政治學系助理教授袁瑋熙(Samson Yuen)說,在香港政府強行實施緊急條例禁止戴面罩之後,社會更動盪不安,網上也有很多反思。他在8月初曾協助進行一次民意調查,該調查顯示了許多人相信「激進抗議可以迫使政府聆聽人民的心聲。」但情況似乎有變,例如9月時,有抗議者毆打一名拿著中國國旗的男子。剛過的周末,一名摩根大通會說中文的僱員,因為拍攝抗議者照片並說:「我們都是中國人。」隨即被毆打。還有,身穿黑衣的示威者踢打防暴警察。當然還是有成千上萬的人繼續在街頭和平示威。

香港民意研究所所長鍾庭耀說,國際社會會支持「那些為和平而戰,而不是破壞自己社會的人」。他敦促警察保持謹慎,但也呼籲抗議者用和平方式表達心聲。

大律師謝克(Randy Shek)組織了約200名律師為抗議者提供無償法律服務,他稱不斷升級的暴力行為「非常令人擔憂」。綜合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