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岑偉宗,作詞人,音樂劇創作人。曾獲金像獎、金馬獎及香港舞台劇獎等。資深語文教師,為香港公開大學語文及教育學院兼職導師。)

  九月下旬,往台灣一轉,一南一北,難得湊合到一個「音樂劇」的周末。

  先是在高雄看冉天豪作曲的音樂劇《飲食男女》。那年我去看中大合唱團的表演,他們選唱了冉天豪的一首選自其創作的音樂劇《天堂邊緣》的合唱作品。順瓜摸藤,我才發現原來台灣有個專門經營音樂劇的團體叫「天作之合劇場」。二〇一三年,天作之合劇場創團推出首作《天堂邊緣》,媒體就以「老手創新團」來描述之。大概是指創團的冉天豪(作曲及藝術總監)、程伯仁(導演)、張世珮(演員)等人,早已活躍於台灣表演藝術界。巧合的是,茹國烈曾經送我兩張唱片——《渭水春風》和《隔壁親家》,是冉天豪從前在「音樂時代劇場」所創作的音樂劇作品。這回看《飲食男女》,算是看到了「本尊」。

  這齣音樂劇改編自李安同名電影。劇情敘事的重心或許跟電影有些出入,要拿電影比較或重溫電影裏的回憶者,也許並不滿足。然而在我來說,倒是看得頗愜意,至少我看到冉天豪在歌曲場面的設計上有頗多的變化,起伏有致,娛樂效果充足。據說,高雄三場演出,門票全部賣光。而文化活動在台灣南部向來推票都頗為困難,觀眾這回給「天作之合劇場」不錯的回饋,也算有交代了。

  說起台灣的音樂劇,香港觀眾也許最熟悉的創作人是陳建騏。事關他早年跟人力飛行劇團創作了《地下鐵》這音樂劇,去過澳門和內地巡演;近年林奕華的「反音樂劇」《梁祝的繼承者們》又來來回回中港台做了五年,聲名不脛而走。當然,陳建騏更大的名氣其實在流行曲音樂領域,這是題外話。日後,觀眾可以多留意冉天豪這名字。

  看完了《飲食男女》,第二天趕赴台北,在文山劇場看了由台北表演藝術中心舉辦的「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的「表演工作坊——學習記錄呈現」。名字有點長,但總括了到底是甚麼回事。對,北藝中心為發展台灣的音樂劇,由二〇一六年開始,每年都做類似的訓練,專誠禮聘國外的導師,連續二十多天,每天早上一直到晚上的訓練,十分密集。今年的主題是訓練演員和導演,導演的導師是Bill Fennelly。我在文山劇場看的,是他們的訓練成果。

  展演選演了多齣百老匯音樂劇的片段,例如《Cabaret》、《Merrily We Roll Along》等,還選了三首歌,出自去年同一訓練課程裏出身的學員的原創作品。看展演,很多時都會留意學員表現如何。但這次,因為布景道具十分簡約,我反而發現那些百老匯音樂劇之所以好看,是因為歌曲設計本身已容納了不少「戲劇」在內,即使是抒情的歌曲,其實歌詞段落之間已經布置了戲劇。這是那個晚上我最大的反思。

  當然,北藝中心這短短的二十多天訓練,從展演看,算是很有成績。我看到不少片段的演員也蠻能演,導演處理也有心思,或許當中不乏粗糙之處,日後在劇場再實踐,應該有更佳表現。問題是,我們華語音樂劇創作人,能否寫到曲、詞皆有戲的音樂劇作品給他們去演呢?我自己也算是這個圈子的一員吧?我只會說,我們要向這個方向邁進。

  返回香港。公關公司傳來無限音樂劇場「More Than Musical」《卡門|香港》的資料,好奇他們如何比「音樂劇還要多」,遂跟其中之一創辦人——蔡婷婷了解一下。為甚麼是「More Than Musical」?蔡婷婷自言對古典歌劇情有獨鍾,曾在莫華倫的香港歌劇院做藝術行政,了解古典歌劇在香港的概況,她覺得可以另闢蹊徑,推廣古典歌劇。而「Musical」是現代劇場裏比較普及的劇種,用這名字可以搭建跟現代劇場觀眾溝通的橋梁——聽覺上,從通俗的音樂劇進入古典歌劇;視覺上,則是以現代語言去包裝的表演,更大的使命就是把不看歌劇的觀眾也拉進來看歌劇。

  由這個做出發點,無限音樂劇場的作品都是重新改編的古典歌劇。我早兩三年看過他們的作品《茶花女》。那是在太古坊的ArtisTree裏演的古典歌劇濃縮現代版。劇中的茶花女不再是簡單的患病,而是墮落得吸食可卡因,劇中人物都用手提電話,現場還有多媒體投影。另一要點就是演出長度在九十分鐘左右,符合現代的生活節奏。

  無限音樂劇場另一樣想達致的目標,就是拉近觀眾跟古典歌劇的距離。如按《茶花女》的經驗,ArtisTree的劇場在一百座位左右,黑盒一樣,距離必然近。蔡婷婷指出這只是其中一點,另一點則是選角。傳統的歌劇演出,看着台上的演員,大多是金髮碧眼的歐美臉孔,蔡婷婷指無限音樂劇場以香港為基地,希望觀眾看得親切,台上的人就像自己,故選角都以亞裔為主。《茶花女》那次的主角是韓國人,今次《卡門|香港》也有韓國唱家,當然少不了香港人,例如張吟晶。

  這次《卡門|香港》在西九文化區的自由空間大盒首演,是無限音樂劇場相對較「大」的演出場地,但終究還是小劇場。導演Jennifer Williams是劇場上的後起之秀,More Than Musical經約紐大都會歌劇院介紹認識。她擅長以小劇場演繹歌劇,看她的個人作品集,亦見多媒體夾雜於劇場作品之中,跟無限音樂劇場可謂一拍即合,而這個一氣呵成的九十分鐘版本,會由意大利音樂家依Elio Orciuolo將比才經典歌劇《卡門》的音樂濃縮及改編。演員有本地的,也有韓國的。《卡門》的故事,讀者應該不會陌生,改編版本不少。按無限音樂劇場的套路,這個「卡門」應該是放在當代香港的生活環境裏,且看到時大家又看到多少的親切感。演出在十一月一日及二日,在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自由空間大盒。讀者預留時間和訂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