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下定決心,以《緊急法》方式訂立禁蒙面法,新法即時惹來強烈反彈,多區爆發激烈衝突,不少市民上街批評立法繞過立法會,侵害民權,非建制派議員聲討之餘,同時採取法律手段抗爭。在反對聲中,卻也有不少市民,暗暗認同政府以非常手段回復社會秩序,當中包括大小生意人。

  蒙面肆虐 持續升級

  社運人士及其支持者不滿立禁蒙面法,批評做法繞過立法會,質疑連戴口罩的權利都被剝奪。反對者不惜以身試法,而且接受電視訪問,語氣慷慨激昂,他們的表現或者真的是氣憤填胸,認為政府有違公義。他們把過去暴力升級的責任歸咎政府,大有官逼民反的味道。

  社運支持者上街,在電視前大力聲討的同時,不少市民在私底下卻認為禁蒙面應該做,而且做得太遲,認為當局太過忍讓。支持立法的人,並非不知道繞過立法會的做法不是最理想,只是他們看見大批蒙面人圍毆平民,堵塞道路,以眾暴寡的情況愈演愈烈,覺得實在不能繼續下去。

  蒙面人打着社運旗幟,行為日趨極端,對市民生活造成的影響不斷增加,當中尤以衝擊港鐵和毀壞商店最不得人心。最近幾日,蒙面人以反立法為由四出破壞,其實在此之前,他們行動已日趨激進,最明顯是針對美心集團的食肆施襲,不但破壞設施,而且滋擾食客,很多人本來不知像星巴克這類西式食肆是美心旗下商店,現在才赫然發現被人針對,有點不明社運人士有此一舉。

  美心集團被針對,主要是創辦人伍氏家族成員之一的伍淑清在聯合國發言和接受內媒訪問,被社運人士認為詆毀了運動,於是發起針對,其後這種情緒擴散至其他「福建幫」商號或中資機構。有商界人士對此風憂心忡忡,認為再不設法制止,對商業運作造成的打擊必日趨嚴重。

  以言入罪 實行誅連

  慨歎針對伍淑清的做法很有封建味道,既是以言入罪,還是大搞連坐。中國以前的皇帝愛搞文字獄,箝制言論,現代就是以言入罪。以前民主大老李柱銘常把我雖不同意你的意見,但會拼死維護你發表意見的權利。現在社運聲勢浩大,不擔心被人滅聲,李柱銘此調似乎不彈久矣。現在市民發表藍調,隨時就被蒙面人圍毆。

  封建暴政除了以言入罪,還有連坐,即是誅連,意思是一人犯法,禍及家人。誅連範圍最廣是誅九族,即是家人以外,奴僕、老師等都要受罪。明朝第二任皇帝明成祖以武力奪權,成功後把不認同他的名士方孝孺處死,還發明了誅十族,即是連朋友都受累。明成祖被視為一代英主,唯獨誅十族被指為滅天下讀書種子,成為管治上最大污點。

  美心集團的星巴克被搗毀,很多人都不知當中關係。說起來伍淑清只是家族成員,在美心的權益有限。美心主要股東是伍氏和怡和集團,怡和在新加坡上市,股東包括香港人、新加坡人和很多外資,也有很多退休人士的投資基金,他們都被懲罰。股東和公司關係相對已是密切,其他像員工、顧客、業主,以至在旁邊開店的商戶,全部都受到影響,若然細數,其誅連範圍之廣,有點出乎想像。很多商界人士本來都反對修例,現在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們倒過來擔心情況失控,站到了支持禁蒙面法的一邊。

  激進人士大搞滅聲和誅連,是否每個支持和同情社運人士都贊同呢?答案恐怕未必,只是大家決定不割席,加上不滿者怕被報復,於是聽不到批評的聲音。這正如明成祖誅人十族,當時鴉雀無聲,往後歷史還是會給他公正評價。反對禁蒙面法的人陳義甚高,他們也不一定贊同這些做法,但怎樣可以防止惡浪呢?他們似乎沒有答案。

  社運本錢 還在講理

  任何政治運動,都是得人心、得天下。社運以衝擊形式一度贏得很大聲勢,然而,若說暴力可以解決問題,政府和中央的武力肯定要比民間強大千百倍,所以說到底,社運最大本錢還是講道理,贏人心,蒙面人不斷把暴力升級,矛頭指向市民,用圍毆、起底的方式去消除異見,最後結果是甚麼呢?政府推出禁蒙面法,非建制派議員申請臨時禁制令兩度被拒,這已經是暴力運動面對丟失人心的明確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