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聯同行政會議引用《緊急法》禁止蒙面,一如預期惹來美國和非建制派議員批評。非建制派議員即時向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結果先輸一仗。反政府浪潮由反修例變質成港獨,以至奪取管治權力,成為政治頑疾,禁蒙面不是萬應靈丹,不可能藥到病除,關鍵是治病要整體方案,用了藥就要完成療程,否則惡菌反撲,禍患更深。

  心戰部署批評大合奏

  政府在長假期前宣布禁蒙面法,在交通、人流和經濟活動的低峰推動,時間上比平常日子算是好一點。新例實施前,大批不滿人士上街,部分還大肆破壞,可見民間的暴力氛圍如何厲害。

  不滿人士大舉衝擊,令港鐵史無前例全線停駛。非建制派議員和西方國家不失時機地大加批評,政壇高人認為,這輪輿論大合奏打擊政府出招的決定,指在動搖管治班子的信心,以及影響中間派市民的想法,把動亂升級的責任推向政府,是心戰的必然部署。

  反對派指責政府以壓制手段處理異見,認為只會令局勢升溫。只要稍為冷靜分析,這顯然只是文宣說詞。上月底,特首林鄭月娥與社會人士對話,無論從姿態和內容都極為克制,甚至對新屋嶺性暴這些無根據指責都隱忍不發。然而,在國慶日不是一如預期出現瘋狂襲警,釀成槍擊施襲學生的可惜場景嗎?事後反對派把圍毆警察的學生裝扮成受害者,策動還血施襲,顯示出步步進逼,暴力浪潮不斷上升的安排已是有迹可尋。

  正因為暴力危機逼近,無論從警方還是示威人士的立場,若然不加強控制混亂場面的措施,只會讓死亡威脅顯著增加,就算沒有禁蒙面法的推行,一日多宗警員鳴槍,已說明暴力加劇是必然發展,高人直言政府不及早毅然出手,只會捱打之後再捱打,最後倒在地上,喪失維持秩序的能力。特首這個時候下定決心,說明她對形勢還是清楚的。

  反對派議員先輸一仗

  禁蒙面法削弱反對派的武裝力量,美英和非建制派議員聯手炮轟。當中英國的回應只是外交詞令,美國國會議員用詞雖然不客氣,但同樣在預期之中。

  非建制議員由立法前到立法後都明確反對立法,但態度前後有別,曾是「林鄭契仔」的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在立法前大大聲力指做法違憲。當法例行實施後,契仔在記者會上回應時就坦白官司結果難以逆料,與之前理直氣壯全力質疑的即時軟化。

  高人拆局,這是反對派法律界人士的包裝慣技,司法覆核是程序,任何人都可以提出,他們當把司法覆核當成支持本身理據的講法,其實只是偷換概念。在昨日的法院判決中,先已否決了反對派臨時禁制令的申請,反映他們已先輸一仗。

  在今次反政府浪潮中,反對派議員經常走到台前,但高人認為他們只是「二仔底」,完全沒有實力。他們在枱面只能求助於美國,提出檢視《香港自由法》這些為害整個社會的建議。在本土,他們對暴力人士只能「死跟」,根本沒有任何代表性。正因為如此,他們根本完全沒有和政府談判的本錢,只能凡事反對批評,替激進人士打掩護。非建制派議員身不由己,政府和他們談判,爭取支持只能浪費時間。

  治療頑疾忌半途而廢

  禁蒙面法實施前,政府內部有不同意見,認為立法都未必能執行,實際是否如此呢?高人說新例只是增加了法律工具,也不是核彈大殺傷力武器。然而,措施最大威力在於舉證容易,一旦被檢控,入罪機會很高,雖然刑罰相對為低,但就有刑事記錄,市民和年輕人在聽信他人說法例無用之時,應該自己認真想想,是否應該冒險以身試法。

  暴力違法浪潮已成為本土頑疾。部分激進蒙面示威者搗毀商場、商店,針對異見者施襲,難道這不是專制行為?政府實行禁蒙面法不是要限制言論或集會自由,而是希望回復社會秩序,令法治重回正軌,道德上的出發點遠比盲目支持暴力的非建制派議員有理有據,所以要發動支持者不斷聲援。禁蒙面法對頑疾收效有多大仍待觀察,治療重病要有全盤方案,療程不能半途而廢,否則必遭反噬,下場更慘。特首今次決定至少展示出清晰方向,初步向支持者明確了取態。特首的強項是政務嫻熟,了解管治機器的運作,以後見招拆招走下去,才有底定亂局的希望。

  齊秀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