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局勢不安升級,過去較為平靜的工作日,都出現示威者破壞港鐵等場面,大受市民歡迎的美酒佳餚節和單車節宣布取消。消息傳出,為了應對這個局面,政府今日會召開特別行政會議,考慮以《緊急法》方式通過禁止蒙面,估計這可能是特首因應十月一日開槍後,局面可能激化作出的決定。對於這個消息,非建制派普遍反對,其他人士大多表示歡迎。

  拒反蒙面怕被唱衰

  立《禁蒙面法》的消息傳開,有知名外籍商家聞訊拍手叫好。他說,過去一段時間,他多番勸特首林鄭月娥設立此法,一直到本周初兩人見面,他仍痛陳厲害,當時林鄭似乎仍然未為所動。現在傳出立法消息,他估計緣於國慶日出現蒙面學生襲警,觸發警員開槍。由於事態升溫,未來的周六、日可能會爆發暴亂,如果不及時加強控制,鬧出人命,政府的不作為就可能招來各方責難。

  外籍商家在國際有頭有面,他向特首提出建議,當然有考慮香港形象。他認為,美、英等國早有訂立相關法例,香港有樣學樣,西方很難大加責難。關鍵是有沒有效果,他從警方了解,不少近日參加暴力示威人士被捕後除下口罩,態度立即大變,表現回復正常,所以他一早就向特首獻計。現在要考慮是出招已經嫌遲,應該要多走一步,研究若然立法未能止咳,下一步應該怎樣。

  這位外籍商家與林鄭一向稔熟,他說在討論過程中,覺得特首和以前的自信表現不太一樣,有點瞻前顧後,特別是很怕被外國傳媒唱衰。然而,在非常時期,過多顧慮反而可能變成綁手綁腳。

  契仔靠害招招攞命

  林鄭怕外國傳媒唱衰,非建制派就捉正她這個心理。當立《禁蒙面法》的消息傳出,有「林鄭契仔」之稱的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就第一時間出來反對,指責立法會將香港推向極權深淵的第一步。林鄭是傳統政務官出身,對像郭榮鏗這樣的法律精英特別欣賞,對他這類人的意見特別受落。然而,她可能不知道自己做了特首,就成了中央任命的治港負責人,人家早把她視作政治上的對頭人。像今次修例風波,郭榮鏗走到美國游說華府介入,提倡檢視《香港關係法》、鼓吹《人權法》,招招都攞命。

  美英有禁蒙面的法例,但在郭榮鏗這類人眼中,外國可以做,香港不可以做,然而,當外國媒體對香港有不實的負面報道,他會替特區政府說一句公道說話嗎?正如外籍商家對林鄭說,特區政府怕外媒唱衰香港,但香港現在還不被唱得夠衰嗎?他不久前到了越南,當時他聽到外媒說太子站死了七個人,以香港這樣密集的社會,有可能發生這樣的事而滅聲嗎?然而,郭榮鏗有出來說一句公道話,又或者勸一勸年輕人不要襲警、毆警嗎?香港如果繼續這樣亂下去,那些所謂太子站死人、新屋嶺性侵的新聞恐怕只會愈來愈多,香港還那有形象可言。

  認清敵我明確意志

  若果說初心,林鄭可能是很值得尊重的從政者,她真的期望可以透過和解,為香港社會帶來和諧的局面。然而,社會上有些像郭榮鏗的精英,根本不接受香港回歸,期望可以把香港變成美、英的領地。他們眼中的特首就是一國兩制的化身,是中央行使主權的代言人,大家有本質上不可調解的矛盾,他們絕不可能想特區施政一片昇平、內外歌頌,所以獻計進言都是有利自己的立場,聽信他們的意見結果就走入了今日美英旗幟飄揚的死胡同。現在反對派以民間武裝步步進逼,煽動年輕人性命相搏,正如外籍商家所說,如果敵我不分,最後只會落得兩面不是人。如果不先擺脫心魔,明確意志堅持止暴制亂,試問何來有重建形象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