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日一如預期發生嚴重的警民衝突,以至警方實彈槍擊激進示威者。這種場面雖然在估計之中,最後不幸言中,仍然令不少關心香港前景的人唏噓不已,擔心香港將如衝向懸崖的火車,無法煞停。

  難找到妥協餘地

  內地歡度七十周年國慶,香港搞出硝煙處處。很多出外避亂度假的人聽到消息,都玩興盡消,難掩失落情緒。留港的市民置身其間,感受加倍深刻,無論政治傾向,不是心情憤懣、就是悲從中來,絕大部分人都覺得非常難過。

  年輕學生因為襲警被打傷,沒有鬧出人命,但大家擔心幸運不是必然,若然局勢持續,擔心任何一方都有嚴重的生命威脅。今次槍擊發生,事前有激進示威者毆打警察,期間當事人曾以鐵通襲擊警員持槍的右手,過後有人不顧危險繼續擲汽油彈。在這種景況下,要求警員以其他非致命武器應付或鳴槍示警,又或者只打手腳,都是不切實際的說法,無異雞蛋裏挑骨頭。

  警員槍擊示威者現今看不到有犯錯,質疑者聲勢洶洶,他們或者有人是想推波助瀾,但相信絕大部分人是真心相信這些想法,特別是年輕人。有政情觀察者認為這種發自內心的不滿才是最值得擔心,因為這種態度反映他們的想法很堅實,不會輕易改變。到了這個地步,就變成誰也說服不了誰,很難有妥協的餘地。

  佔領運動放魔鬼

  觀察者認為,這種各走極端情緒的萌芽,在戴耀廷鼓吹佔領運動,提出違法達義,放出了潘朵拉寶盒裏的魔鬼。初時社會上對他這種想法不以為意,認為香港人一向守法理性,沒想到仇恨的種子總是會快高長大。違法的觀念出現,就變成激進行動的基礎。當初出現這種危險的傾向,但朝野上下抱有綏靖想法的人佔主流,認為不要提、不要理,小撮人的極端思想就會消失,結果錯失對症下藥的機會。

  由違法演變成暴力,往後怎樣走下去呢?今次警察開槍,在微枝末節上質疑的人不少,卻沒有說到最關鍵是當事人蒙了面向持槍警察施襲的重要事實,這些指責說多了,很多善良或本來同情示威者的市民就選擇相信。如果按照這些執法要抵制的邏輯,是不是以後有法可以不依,任由大眾有不滿時就採取小至跳閘,大至燒港鐵站的方法表達,而執法者袖手旁觀呢?

  香港本來是和平的城市,現在變成中學生可以蒙面打持槍警察,社會不問學校為何教出這樣的學生,無視這不是個別的例子。這種狀況甚至令一些同情這次社會運動的人都開始憂慮,就像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早在槍擊發生前,就強烈表明要終止暴力行為。然而,他的說話顯然沒有發生作用。

  鼓勵暴力責難逃

  中學生被警員槍擊,點樣去評價事件,很影響事態發展。現時像非建制派的議員如楊岳橋、林卓廷,又或者法律學者張達明,都羅織罪責扣在警員頭上,這些做法無疑是刺激年輕人繼續暴力。這些知名人士可能是真心相信他們的想法,又或者有其他原因,但其鼓勵暴力的效果是不容推卸的。社會現時處於一片政治狂熱,為了堅持本身的主張,不惜付出法治、秩序、經濟各方面的代價,在鼓吹者加油添火下,這輛火車的動力正不斷上升,在這種局面後,很多有識之士都搖頭歎息,認為香港只有繼續衰下去,期望社會情緒的鐘擺在盪向極端後沒有出軌,而是回歸盪回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