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在11月舉行的《新藝潮博覽會》大部分參展藝術家都是國際著名美術學院出身,畢業後順理成章地展開藝術家生涯,不過也有不少是同時兼顧其他工作,甚至放棄原來職業全心投入創作,不一樣的社會經驗,為他們的創作提供了不一樣的靈感。

  電子工程教授和上市公司主席──光看這兩個頭銜似乎很難讓人聯想到藝術。曾在大學任教、後來以嶄新技術開發的應用系統成功上市並出任公司主席的陳作基,成為藝術家的經過相當有趣:「我一直很喜歡畫畫,曾經跟隨一名居港的澳洲藝術家學畫,不過為時不長,主要還是根據自己的經驗和感覺創作。公司在2001年成功上市,工作壓力實在很大,公司幾十個員工,每個月都要出糧!而且經常到海外公幹,畫畫變成我減壓的方法,直至幾年前把公司出售,我才有時間專心創作。」公司創立初期正是全球科網熱潮,陳作基除了在競爭激烈、瞬息萬變的香港市場工作,還把業務拓展到全球十多個國家:「在不同國家設立公司和業務網絡看到的東西與一般旅遊是不一樣的,可以說對整個社會、文化與經濟架構看得更深入。」

  正是這種經歷,讓陳作基對香港這個國際資本市場的感受特別深刻,他的作品呈現一種大都會與大自然之間的微妙關係,例如矗立在雲霧間的甲級寫字樓、獨自在海裏的魚,似乎反映他「人在江湖」卻憧憬另一種生活的心態,也像對石屎森林和營營役役生活的諷刺。其中一幅作品是香港最貴租的國際金融中心困在鳥籠中:「能把公司搬進這裏是成功的象徵,是許多人的夢想,但事業成功賺大錢是否就是快樂呢?」功成身退的陳作基專心畫畫,今年4月曾在藝穗會舉行個人畫展,在這樣的基礎上發展藝術事業固然令人羨慕,不過能夠瀟灑放下名利,不是每個人都做到。陳作基認為以香港的經濟實力,給本地藝術家的機會實在太少:「香港經濟條件非常好,與倫敦、紐約並列世界最主要的藝術市場,加上我們是文化交流中心,無論是經濟或文化方面都有足夠的條件讓本地藝術家發展,但事實是否如此?土生土長的藝術家出路其實很少。」

  對一些尚在事業發展早期的新進藝術家,經濟壓力往往令他們不能全職投入創作,像另一位新藝潮藝術家李欣儀目前在主題公園工作,負責舞台製作,她在香港演藝學院唸的就是繪景藝術,表面來看是學以致用,不過對醉心藝術的她來說,繪景與舞台製作的限制畢竟很大。「在現階段要成為全職藝術家非常困難,我必須一邊工作一邊創作。繪景當然也是一種創作,不過側重技術方面,需要與舞台設計師、導演等配合,感覺比較像工匠。工作時間長了,不自覺也加入了自己的特質!例如我特別對建築物感興趣,所以如果須在舞台搭建一個家居環境,我就會投入一些自己的感覺。」

  李欣儀作品取材非常獨特──極少曝光或成為藝術品「主角」的城市公共系統,特別是水管:「這個世界本來是沒有任何規則的,但你看現在圍繞着我們的都是不同的規則,讓社會變得有規範和秩序,而水管就是城市必然存在的一種規範。對於種種規限我們必須順從,也嘗試打破,但要生存下去規則還是需要存在,於是我們又重建。」她的作品呈現供水系統和建築物橫斷面,構圖有一種自覺的克制,流露出一種自我修復和自我意識,也讓人重新思考社會秩序與個人的關係,假如這些秩序都不復存在,我們又能否和諧共處?

  李欣儀有全職工作,創作、展示和交流的機會相對較少,所以特別期待與珍惜:「藝術圈往往顯得很神秘,特別對非全職的藝術家來說。香港藝術家實在很需要更多展示和交流的平台。」無論起步點和過程如何不同,對藝術的熱情終究把他們連在一起,走在藝術道路上,沿途風光無限!

文:蘇媛 圖:由受訪者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