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人士的抗爭,戰線由街頭伸延至法庭。有示威者發起眾籌,期望可以司法覆核防暴隊和速龍小隊展示警察編號的做法。對於法律挑戰,聽聞警隊心態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在各條戰線繼續打硬仗。

  保護警察身分免起底

  警方在過去一百多日,成為應對反政府的最大力量,矛盾所指遍及各個環節。對方一面試圖孤立警隊,予以擊破,同時又在不同戰線點起火頭。有抗爭組織剛又發起眾籌,目標是一千萬元,用作替參與示威者打官司,包括覆核防暴警察和速龍小隊制服上未必看到編號。

  示威者經常質疑警隊在平暴時沒有編號,營造不公平的行事手法。不過,警隊高層對質疑不太擔心,原因是做法有理有據。他指出,警察在執行任務時有需要保護身分,這不是今日才有的原則。防暴警察和速龍小隊沒有顯示警察編號,一大原因是防止身分被違法人士記錄,作為網上欺凌的資料。早前警隊以披露,網上欺凌執法人員的個案成千上百,在違法風氣猖獗下,保護身分有其合理性。

  高層說,沒有編號不等於警隊不能跟進違規個案,因為每個行動警員都會佩戴有特別號碼的護帽,只要有時間、地點和號碼,就一樣可以處理投訴。從安排上,是兼顧了保護警員和公眾權利的做法。如果有人用法律挑戰,警隊就會據理力爭。有關的論點,其實在早前監警會主席梁定邦都曾經透露。

  無人違法何須用武力

  高層說,現時示威者和反政府陣營向警隊發起很多無理指控,部分聲稱要採取法律行動追究,這些做法一則是想加重警務人員執法的心理壓力,同時製造負面的形象。然而,香港是法治社會,任何人都有採取法律行動的權利,關鍵只是理據強弱而已。說到底,若然對政府不滿,最重要是用合法的方式表達,若然沒有人違法,警方就不需要武力執法,這個道理一字咁淺。

  說起違法人士利用警員編號起底,這些違法的風氣似乎沒有遏止。最近有一班醫生具名登報支持警方,結果就像警察一樣,被人惡意起底,令這些人士大受壓力。

  在最近的爭議中,反政府人士經常以不具名方式現身,像醫護界經常有集會示威,但都是身分不明。像今次以真實姓名表態相對少有,這樣當然更有公信力,然而即時受到騷擾,意圖令他們噤聲。

  有何對策阻網絡歪風

  網絡起底之風禁而不止,兩大陣營互相攻擊,大大增加了社會上的仇恨。這種情況如何能夠早日改善,不知政府當局又有何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