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很多同齡的時尚女孩在研究哪一種Gel甲最靚最好玩,醉心版畫創作的洪詩雅,卻義無反顧長時間以雙手接觸腐蝕性液體,通宵達旦大力雕刻令手皮磨損,而無怨無悔。

  「鍾大富老師經常提醒我要戴手套和口罩,不過我覺得隔了一重的話,觸感好像稍差,所以有時候也不戴!」今年剛從香港中文大學美術系畢業的洪詩雅打扮時尚,很難想像她的纖纖素手經常接觸銅版、酸性液體這類「重口味」原料。「我從小就喜歡畫畫,特別對線條入迷,對每一條線的粗幼、變化、細節有一種執着,不斷嘗試以求達到我心中極致。開始時用膠彩,後來轉向水彩,直至在中文大學接觸到版畫後就愛上了它。我覺得以膠彩畫畫,畫家的控制是百分之一百,而且可以不斷修改;對水彩的控制是百分之七十,另外百分之三十要看水的變化,最終成品要等水分乾了才可以看得清楚,但版畫家只有一半的控制權,因為不同的因素變化太多,難以估算,例如刀刻時的力度、酸度的控制和時間等等,對創作者挑戰極大,版畫也因此變化無窮。」

  「我很欣賞村上隆這些著名藝術家的版畫,每一次看都能發現箇中細微的分別,每一幅都有新的技巧,我覺得永遠看不夠!」

  洪詩雅將與幾位來自內地、台灣和香港的年輕版畫家,參加第三屆《新藝潮博覽會》的《版畫為先》特別展。策展人鍾大富老師是香港版畫和岩彩藝術領軍人物,很欣賞洪詩雅的作品,對她的創作態度更是稱讚有加:「洪詩雅的版畫採用了銅版畫兩種重要技巧,即『線蝕法』和『飛塵法』,顧名思義『線蝕』呈現線條,『飛塵』則是用來做出多變的灰色調子,我挑選洪詩雅代表香港參展是因為她運用這兩種技巧都非常純熟,作品的精密度和仔細度很高,可以看到她的耐性和堅持,我很少看到如此精采的凹版作品,特別是在今天追求效率的社會,這種以無比耐性完成的作品實在難得。」

  就以洪詩雅參展的作品之一《吹笛的雪貂》為例,細看的話你會發現每一條線都相當仔細深刻,而且構圖非常豐富,動物栩栩如生,富有故事性,猶如敘述一個神秘國度的神話傳說,對比另一版,明顯有別,特別是在右下角的部分:「這種顏色就是腐蝕度不均勻,不是我心目中的效果。」大家在《新藝潮博覽會》參觀這件作品時一定要近看其中細緻之處。

  除了技法,鍾大富老師表示洪詩雅對動物有一種同情共感,像與動物溝通交談一樣,令人感動,是作品的一大特色。不說不知,主角雪貂並非洪詩雅憑空想像,而是她的寵物!「牠很可憐,本來是實驗室用來作動物測試的,朋友知道我愛動物所以送給我收養,雪貂非常聰明,就像狗一樣。作品中的牠可以說是自我投射,牠如何看待外面的世界?就像我要面對藝術以外的世界一樣。」

  洪詩雅表示父母其實並不贊成她以畫家為職業,不過她一意孤行,當然她也明白這條道路並不容易:「在香港很難以賣畫維生,起碼要教畫維持基本收入,這是很實際的。我希望政府能大力加強培育和宣傳方面,讓更多人有機會欣賞藝術,支持藝術,也讓我們有更多機會發揮。」

  和洪詩雅一樣,《版畫為先》的內地和台灣的藝術家全部是頂級藝術學院畢業,包括中央美術學院,其中台灣藝術家許以璇也是以動物為主題,兩者處理方法截然不同,呈現的感情世界也不一樣,對比之下,各有出彩之處,趣味盎然。鍾大富老師表示《版畫為先》將是大家以合理價格、收藏高水平版畫作品的好機會:「版畫一直廣受收藏家歡迎。許多中外偉大的藝術家如馬締斯、畢加索、安迪華荷、楝方志功、趙無極和徐冰等的版畫作品,藝術和市場價值兼備,獲得世界各大美術館和收藏家收藏。傳統版畫可分為版畫凹、凸、平、孔幾大類,版的物料有銅版、木版、石版、絲網版等等,各有特質,作品的變化很大,而且因為工具 、紙張和人力的局限,一般版畫作品的尺寸不大,相對輕便,加上多是分百分百無酸性的綿紙和耐紫外線的油墨,只要平放在陰涼乾燥的抽屜內,便可以確保無損。在今日的市場價格依然被低估情況下,很多朋友視之為收藏藝術品的最佳入門選擇。」

文:蘇媛 圖:由受訪者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