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學生補習已成為一種風氣,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助理教授容煒灝博士認為,學生在選擇補習社前,須先了解自己的學習模式和補習社的教學方法是否配合。
香港中學生補習已成為一種風氣,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助理教授容煒灝博士認為,學生在選擇補習社前,須先了解自己的學習模式和補習社的教學方法是否配合。

  開學已兩個多星期,中學生又要開始繁忙的學習生活。近日有朋友跟Elsie傾開,指其剛升讀中三的女兒學業成績一般,正考慮讓她補習,但不知道如何選擇。Elsie早前跟香港教育大學課程與教學學系助理教授容煒灝(Kevin)博士傾過,知道他曾用一年時間,追蹤十八名中六學生,了解他們的補習情況,發現不少學生認為補習是否有效,在於導師能否滿足他們的心理需求,建議同學若想通過補習提升成績,應先了解自己的學習模式,再尋找合適的補習方法。

  聽Kevin講,他早年在香港大學主修英文,畢業後在大型補習社當了四年英文補習老師,後來有感補習社愈來愈商業化,跟傳統學校的教學模式大相逕庭,因此放棄補習社的教席,之後在港大修讀應用語言學碩士及哲學博士課程,並做了不少有關補習的研究,包括三年前發表的博士論文《在香港學習英文為第二語言:了解高中生在影子教育中的自我》,研究高中生補習英文的經歷和反思,結果發現,學生通過補習,一般會獲得他們認為有用的考試策略;另外,學生傾向認為補習的有效性,在於學習過程中,能否滿足他們的心理需求,而非達到目標——在考試中考獲佳績。

  為研究高中生補習情況,Kevin特別通過一家大型補習社,向二千二百一十六名中六生進行問卷調查,問他們補習英文及選擇大型補習社的原因;並向其中十八人進行為期一年的深入研究,讓他們講述並反思補習英文的學習經歷,期間每人更提供三篇反思寫作,並接受六次訪談。為了從不同角度理解同學的補習經歷,Kevin會在課堂上觀察,又向四位導師作共十六次個人訪談、對六十四名學生進行焦點小組訪談等等,務求研究結果能更全面及深入。

  Kevin說,十八個追蹤個案,都是來自不同成績、地區、家庭背景的學生,然後再用其文憑試成績分析,有趣的是,發現學生經過全年補習後,不論成績是否進步,普遍對補習都給予正評。「十八個個案中,只有一、兩人認為補習無用,後悔去補習,即使有學生成績不達目標,也不會怪老師補得不好,有的更認為,如無補習,成績可能更差。」然而,「考得更差」是否必定發生?其實難以證明,反映補習可能只是「求安心」。

  現時大型補習社的學費,以每星期一堂,每堂一個半小時計算,每月學費約五百至六百元,Kevin指即使有學生在補習期間,認為用處不大,但因為正值中六非常時期,也不想另覓補習社,「有些學生更心想:『如果我不補,下星期是否有勁料?』」他透露,有些補習社導師,會在每月中旬,預告下月將教授某些考試技巧,讓同學不敢貿然退學,擔心少學某些技巧,會影響文憑試成績。

  「曾有學生反映,補習社教的應試技巧很有趣、實用,例如有補習老師曾把一篇英文文章翻譯成法文,教學生即使不明白某篇文章,仍可以靠猜題目作答。不過,學生真正應考時,卻往往未能用到有關技巧,指可能是自己太緊張之故。」Kevin認為,正因為普遍同學對補習老師均抱正面態度,直言補習社是「無得輸」。

  然而,對於有意去補習的學生,Kevin指要小心選擇,適合別人的補習模式,卻未必適合自己。「大型補習社的經營模式,始終難以關顧不同程度和性格的學生,所以學生選擇大型補習社時,須揀選適合自己程度的課程,及因應自己的學習模式,了解補習社能否幫到自己。」

  事實上,現時很多學生,甚至文憑試狀元也曾補習,但效果不一,關鍵在於能否找到合適的補習方式。Elsie又跟一位香港大學三年級學生王錦峰(Ken)傾過,知道他曾在大型補習社補習近三年,但他認為大型補習社對他的幫助不大,後期轉去小型補習社,反而感到合適,結果亦助他考入大學。

  Ken跟Elsie說,自己中學時期的成績屬中游,升上高中後,到了一家大型補習社補習,但經過一段日子後,發現成績並沒有進步。「補習社有派筆記,可能自己懶,回家後不會看筆記。」他指他揀選的課堂,只有錄影轉播,並非直接見到導師,「課堂太多資料,根本消化不來,筆記到頭來也只是一堆廢紙!」雖然補習社指下課後,可致電助教,或通過社交平台問功課,但對性格被動的Ken來說,作用不大。

  後來,Ken轉去一家小型補習社,由一位導師負責幾個學生,跟進度較高,又會督促Ken,使他有動力做練習,成績反而有進步。作為過來人,對於大型補習社的成效,他認為須視乎學生個人情況,「如果成績不錯,又勤力的學生,可選擇大型補習社;如果較懶散,成績不太好,需要專人指導,則小型補習社較合適。」

  通過Kevin的調查和Ken的經歷,Elsie發現,不論選擇補習社還是學校,原理都是大同小異,就是先了解學生的性格和能力,再揀選合適的教學方法,始終每個人的學習情況不同,家長宜多了解,才可幫到子女。

  若有任何家長關心的話題,歡迎報料。傳真:2798 2688。

容煒灝博士
容煒灝博士

香港大學地球系統科學三年級學生王錦峰認為,小型補習社較適合他。
香港大學地球系統科學三年級學生王錦峰認為,小型補習社較適合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