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澳洲大型住宅發展商未來集團(Ralan Group)進入接管程序,其「假首期真貸款」的操作模式,或令以華人為主的多達2,300名投資者的近3億元資金「血本無歸」,而且他們不少人因當初介紹了親朋戚友投資而正深感悔疚。

未來集團今年7月進入接管程序時,負有5億元債務和5個未完工的地產項目,這被視為是澳洲住宅大廈市場的衰退跡象。然而,據澳洲廣播公司(ABC)報道,事件實際上還複雜得多。

澳廣取得的合約顯示,未來集團要求將買家的首期轉作給集團的「極高風險」貸款,以換取每年15%的利息回報。《澳洲金融評論報》(AFR)早前報道,買家支付的首期中,只有100元是「名義」首期,其餘金額被當作無擔保貸款,落入未來集團子公司的賬戶。

由於這筆貸款並非由未來集團的資產抵押而借來,故買家如今可能再無法取回。據接管人的資料顯示,買家支付的首期之中,只有一部分仍留在信託賬戶裡,其餘已被用作營業開支和支付利息。

此事揭露業內樓花發展商的不良融資方式。Grant Thornton會計師樓的接管人Said Jahani表示,未來集團的個案可轉介給澳洲安全及投資委員會(ASIC),由後者調查它有沒有違反保護投資者的法例。「一旦你開始向超過20人收集金錢,你便要向ASIC領牌,在製作文件方面你要遵守嚴格程序,例如產品披露聲明。未來集團實際上完全沒有這樣做。」

未來集團創辦人兼惟一董事William O'Dwyer的律師表示,他對債權人造成的壓力和焦慮深感遺憾,「我們強調,任何有關我們客戶和未來集團的負面公開訊息,可損害任何挽救或重組計劃。」

據報道,受接管事件影響的多數投資者都是澳洲華人,他們當初是未來集團普通話和廣東話團隊的目標,而且很多華人均介紹了親友一同投資。

前巴士司機黃先生(音譯,Ben Huang)和他家人在2013年接到未來集團銷售員來電後,投資25萬元購買了3個樓花單位。黃說:「那時候,我想幫兒子入市。」由於他當初同意把首期當作貸款,今日損失慘重。黃的兒子自己投資了4萬元,他說此事對他父母來說是災難,「我們因為這樣而失眠,因為我們基本上損失了所有金錢。」

曾任未來集團銷售員的謝先生(音譯,Stanley Xie)表示,「因為我,他們損失了金錢。因為我的銷售,因為我的推動,因為我,使這種悲劇發生。」他憶述,他尋找客源的渠道是「黃頁」,他打開把每個中文名字的人當作潛在客戶,其中有些客戶是有經驗投資者,有些是第一次購買物業,「有的士司機,有廚師,甚至一個清潔工人。」

另外,謝亦利用了他在雪梨華人社區的人際網絡找客戶。他在一個社區團體認識了小企業東主陳先生(音譯,Leon Chen),並在2013年遊說對方投資25萬元買了兩個樓花單位。

陳說:「這是個災難。我年輕,相比那些退休長者,還可以賺回來。他們可能(想)透過這投資獲得額外收入來支持(退休)生活,但如今他們失去了一切。」他又說,自己遊說了在中國的多個家人投資這公司,「他們只是相信我,現在我失去他們的信任。我還可以說甚麼呢?」(W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