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專學生在今次社會運動扮演了先鋒角色,因此不時有人被捕。這兩日,網媒就流傳浸會大學一班學生,因為不滿校方支援被捕學生不力的片段,在學界中引起熱議。

  學生公然粗口狙擊

  在周六、日爆發街頭衝突,期間在炮台山附近有浸會傳理系的學生記者被捕,警方解釋是當時在袋中搜出有九吋長的刀。學生解釋是之前帶給家人切月餅,因為未有收拾留在袋中,被警方搜出。

  先不說學生在袋中搜出「月餅刀」應否被捕,學界熱議是一班學生要求見校長錢大康,期間打爛了學校的部分設施。由於校長不在辦公室,負責「招呼」學生的副校長和傳理系主任被多名學生質問,過程中不乏粗口問候。後來還有片段,學生在港鐵站用粗口高聲追罵講師。

  學生要見校長,又追罵教授,所為何由?一大原因是學生要求校方譴責警方,校方拒絕照做,於是被質疑為「無腰骨」,學生在公開場合追剿不滿意的教授。網上還流傳一封學生寫給校長的信件,言辭很不客氣。據聞,這封信其實與今次事件無關,而是早前浸大學生會會長被捕後收到的。

  拒絕譴責夾在中間

  對於浸大學生的表現,同樣出現幾派意見,當然有支持示威陣營的人認為校方沒有站在學生一方,立場搖擺,令人失望。同樣,持相反立場的人士就認為警方依法有權拘留,校方怎能譴責。學生粗言穢語侮辱師長,已經違反規矩,學校應該追究。

  除了贊同與反對兩派意見。有些熟悉校方的人就對講師的立場表示同情。他們說,浸大校長錢大康在風波中立場鴿派,擺出懷柔姿態,強調要降溫,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傾向贊同,後來還獲邀加入特首林鄭月娥的對話平台,不過,這樣的立場仍然無法贏得學生的認同。

  錢大康在今次學生被捕後,沒有公開和學生對話,結果由副手和系主任應對。外界有些人認為副手和系主任表現太軟弱,同情校方人士就覺得,既然校長取態是懷柔,對參與社運學生必須幫手,但同時又堅持原則,不肯譴責警方,變成夾在中間,這樣教授又可以因為學生講粗口而企硬嗎?再說,校內這種風氣也不是一天就出現,冰封三尺,又怎能突然可以改變應對方法呢?

  傾向妥協自變磨心

  學界中人說,自社運掀起,大學校長採取不同態度,態度較清晰表明不贊同暴力和違法的有港大校長張翔和科大校長史維,其他校長態度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妥協,一些中間派的校長自己就變成磨心。校長的態度,未必能完全影響學生的態度,但對學校如何應對,就會有相當明顯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