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自反修例運動爆發逾三個月,監警會首次正式公布自六月以來,就反修例活動衍生的社會投訴警方個案,截至前日,一共有六百二十三宗投訴個案總數。若以個別單一事件計算,就以元朗721事件收到最多投訴,共七十一宗,但並未有指控分類。而警方代表亦指出,期間超過二千二百名警員及家人遭起底,包括身分證資料及地址等被公開,更用以借貸;網上的仇恨言論亦愈來愈多,警方批評起底為大規模及有系統地非法進行。

  監警會昨日舉行公開會議,警方代表指超過二千二百名警員及家人遭起底。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警司莫俊傑表示,起底為有規模、有組織、非法進行,有言論更涉及殺害警員,流傳的訊息不少是歪曲事實且具煽動性,針對警員及其家人,令社會增加仇警情緒。他舉例指六月十二日開槍的警員被起底,事後收到逾二千個電話滋擾,甚至利用警員電話號碼進行借貸、訂薄餅等。

  警察高級臨牀心理學家麥詠芬表示指,反修例活動中示威者的暴力升級,警員連所住的宿舍也遭受衝擊,加上工作時間長達三十多小時,使警察承受極大壓力,更有警察指「不明白示威者為何會將他們當作殺父仇人」。 她又透露會密切留意事態發展,臨牀心理學家會以小組方式「主動出擊」,到不同部門了解需要,例如831太子站事件,就為鐵路警區警察提供支援。

  警察臨牀心理學家過去一直並無為警察家屬提供支援服務,近月擴大服務範圍,包括為他們提供輔導服務,又製作情緒紓緩指導小冊子。她透露有警員的初中生兒子在學校受欺凌,同學不讓他參加小組集作,叫他「狗仔」。麥表示,該初中生脾氣變得暴躁,其後學校老師及社工已介入處理。

  監警會又首次正式公布自六月以來,就反修例活動衍生的投訴警方個案。截至前日,一共有二百二十四宗須回報投訴(直接受影響者作出的投訴),以及三百九十九個須知會投訴(非直接受影響者作出的投訴),合共六百二十三宗個案總數。

  若以個別單一事件計算,監警會主席梁定邦透露,以元朗721事件收到最多投訴,「當中最多人投訴九九九熱線無人接聽」,七月二十一及七月二十二日的情況共有五十四宗須匯報投訴,和十七宗須知會投訴,共七十一宗投訴。惟現時處於調查初階段,並未有指控分類劃分。

  至於防暴警察的制服沒有警員編號問題,梁定邦指防暴警頭盔後印有編號,但編號最大用途為方便行動時排列陣型,並不是讓市民投訴。但他同意情況未能令人滿意,監警會繼續跟進,警務處亦承諾會再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