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晴朗的下午,媽媽牽着女兒的手,走進一家比超級市場更大的店鋪裏。女兒不記得曾經來過這兒,門前那個招待機械人、店內機械人零件配備、不同種類機械人陳設……她對一切一切都感到新奇莫名,卻又不知怎的有點驚怕。「驚怕甚麼?你在學校不是見到更多機械人?」媽媽彷彿看穿女兒心事,把她的小手捉得更緊。

  店鋪實在太寬敞了,她們好不容易才找到那個專區。「你看看喜歡哪一個?」女兒真的很仔細地逐個機械人看一遍,有時拍拍他的頭,有時搖搖他的手,有時趨前細察,像要看透他的經脈骨骼似的。

  「這個好嗎?」她指了指前方那個機械人,一個設定為二十歲斯文優雅的女子,媽媽認出她跟學校老師是同一款式的。「妹妹你真有眼光!」推銷員適時來到兩人跟前,這類型的機械人,能夠感知顧客的購買意欲,如果顧客只是逛逛看,他們是不會主動打擾的,這當然也是設定一部分。「她是我們最受歡迎的『老師』,很多學校都指定要她上課教學。」

  媽媽連忙把女兒拉到一旁,小聲說:「媽媽知道你喜歡學校的瑪麗老師,但那是最高級的款式,很昂貴的,我們負擔不起。我們只是來選一位家庭補習教師。」推銷員聞聲,擦擦手掌,「家庭教師的話,我也有推薦,請跟我來!」

  兩人隨推銷員來到旁邊一個小專區,貨架上排着一個個小巧機械人,看起來跟小妹妹差不多身高,外貌也是孩子一般。「這位媽媽想買補習教師給女兒嗎?這些都是我們受歡迎的款式,根據記憶容量和課本數量,售價不等……」女兒沒待他嘮叨,逕自走到一位「男孩」前,推銷員見狀,忙道:「這是我們最普通的款式,售價雖然較低,但硬碟裏只有十本世界名著,而且不設下載更新,也就是說,妹妹讀完十本名著,他就沒用了。」媽媽看見女兒喜孜孜的拉着機械人的手,擁有少量電量的機械人,忽然睜開雙眼,踏前一步,「你好!很高興認識你!」這個機械人有着男孩的稚嫩而響亮的聲音。

  媽媽瞄瞄價錢牌,稍微超出她的預算,但環顧四周,沒有比他更便宜的了,更難得的是,女兒喜歡,她本來還想着要游說成績每況愈下的女兒接受家庭老師,要費多少唇舌?「還有高級一點的家庭教師,我可以給你們折頭……」推銷員鍥而不捨,似乎機械人也有跑數壓力,但媽媽心意已決,拖着女兒和小機械人付錢去。

  晚上,爸爸拖着疲憊的身軀回到家裏,看見女兒跟一個小機械人談天說笑,「不介紹新朋友給爸爸認識?」女兒笑着說:「爸,他叫阿寶,是我的家庭教師!」男孩揮揮手,「爸爸,你好,我叫阿寶!」爸爸沒有答話,那麼多年了,他就是沒法跟機械人好好「談話」──就像爺爺輩電話錄音留言年代一樣,人們總是討厭對着空氣自說自話──轉身對媽媽說:「媽媽,我還以為補習教師是成年人。」媽媽從廚房探頭出來:「甚麼成人、小孩?不一樣都是程式?家庭教師就是設計成孩子朋友一樣,這對教學更有幫助。你不懂了。」但當爸爸得悉阿寶的記憶硬碟裏只得十本世界名著,便說媽媽被推銷員騙了,「我的朋友家裏,是一個世界百科全書,以及西班牙文、法文、德文的家庭教師。」媽媽聽後有點氣,嗆了爸爸一下,「你又不問問你的朋友月薪多少?」爸爸臉色一沉,不發一言,洗澡去了。

  媽媽洗碗後,穿了上班服,準備出門,臨行前吻了女兒的額頭,「媽媽走了,要聽爸爸的話啊!」女兒說:「爸爸很快便上牀睡覺,我聽不到他的話啊。」媽媽呼了一口氣,說:「爸爸大清早就要上班……」女兒低下頭,「媽媽便晚上工作……」媽媽擁着女兒,「乖,這個年代,生活不容易,爸爸媽媽都要賺更多錢,才能好好照顧你啊。」女兒點點頭,目送媽媽上班去。

  晚上十點,女兒在房間躺下來,聽到爸爸在鄰房打鼻鼾,睡得酣甜。「為甚麼我沒有遺傳爸爸很會睡的本事?」坐在牀邊的阿寶,認真想了想,卻搖搖頭說:「我沒有相關資料,答不到你的問題。」女兒歎了一口氣,卻又忽然笑了,把身體轉側,望着阿寶,「你長得很像阿寶啊!」阿寶說:「我不就是阿寶嗎?」女兒「哈哈」笑了起來,阿寶又說:「如果你睡不着,我講故事給你聽?我最會講故事了。」女兒興奮得撐起身體坐起來,爸媽已有多久沒有講故事逗她入睡了?阿寶拍拍她的肩膀,着她躺下來,「我今天要講的故事,叫做《孤星淚》,這是法國作家維克多.雨果的作品,已是差不多二百年前的創作了,但至今仍然鼓勵、感動很多人……」女兒閉上雙眼,他的聲線,跟那位已移民的好朋友阿寶聲線,交疊起來,聽着聽着,她迷迷糊糊的入睡去了。

  在夢中,爸爸、媽媽、她和阿寶,一起野餐。只是她分不清楚,他是哪一個阿寶?(完)

文:黃子翔

報館文化編輯,偶爾寫小說,愛用手機應用程式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