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民建聯倡議政府運用土地收回條例,向發展商收回土地興建公屋。方案引起社會關注之餘,非建制派大黨民主黨反應似乎相當激烈,力斥這是選舉操作。從對手的反應看來,民建聯這一張牌應該打得有力。

  無論民建聯的建議是否與選舉有關,最新社會激烈的動盪,很多人都認為代表了背後潛藏的深層次矛盾。若走到街上問深層次矛盾是甚麼,相信壓倒性多數的人會說是房屋與土地不足。按照這個邏輯,若說現屆政府有甚麼最惹起市民不滿,應該就是房策。

  否決收地不獲認同

  本港的房屋問題,最明顯是高樓價,然而,這一屆「災情」不但出現在私樓,還在公營房屋範圍不斷惡化,說穿了就是整體房屋不足,形成想買私樓的年輕人買不起,想輪候公屋的市民不知等到甚麼時候。

  房屋不足源於土地不夠,土地不足怎樣應對呢?上屆政府是「盲搶地」,這個政策點起不少火頭,惹來抨擊,回報是千辛萬苦拼多了一點土地。現屆政府見搶地惹人罵,於是推出覓地的大辯論,結果花了一年時間,公眾和年輕人得到的答案是短期之內短缺是不能解決的,長遠要和發展商談好,合作發展農地,然後就是在大嶼山東部填海。

  這個結果公布帶來甚麼後果呢?先是地產股價紛紛攀升,然後是樓價迭創新高,之後是各種數字預測告訴大家,未來房屋供應會比估計少,公營房屋輪後時間要加長。初時,大家罵聲看來不是很強,因為這是「被辯論」出來的結果,不過,如果去和中學生談談,就會發覺大家對否決收地的辯論結果很不認同,認同的反而是民間團體粗疏做出來的研究結果。很多莘莘學子覺得,香港根本不需要填海,只要政府敢動真格,收回發展商的土地就可以了。

  一場運動打沉報告

  覓地小組的報告燃起了年輕人心底多少絕望的怒火很難知道。現實是經歷過去三個月的社會運動,報告的兩大建議土地共享和填海都很難再行下去,方案未曾實行很可能已全面失敗,房策所花的工夫得分不但歸零,還拖累了整個政府,成為負累。眼見形勢不妙,覓地小組主席黃遠輝在政黨拋出引用土地條例後亦急急轉軚,贊同用公權收地。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把收地建議拒諸千里呢?

  三個月的社會運動,加上之前搞辯論搞方案的時間,已經用了兩年。對土地和房屋不足的特區而言,重病的嚴重性已快到藥石無靈的階段,若然不再以雷厲風行的手段去推動造地起樓,社會只會不斷沉淪。《施政報告》集中回應房策固然是必須,最重要是能拿出有操作,能快見效的實際方法,而不再是誇誇其談的高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