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爭議持續三個月,非法集會與衝突場面仍未見退卻迹象,最近大學傳出有內地生、海外生,甚至海外學者因本港局勢發展,放棄來港升學或就業,城市大學緊急事故應變小組日前更透露,有近百名來自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學生,以及數名海外專家,基於本港局勢發展,放棄來港升學或就業,事件帶來甚麼程度影響,值得探討。

  觀乎最近爭議,最先是新加坡多所大學取消學生來港交流計畫,比如理工大學證實約二十名當地生退出交流生計畫,而多所大學也收到少數內地生,以個人或升學計畫有變等理由,未有如期入學。有高教界友好同程尚達傾開,在不少國家及地區向本港發出旅遊警示下,師生選擇放棄來港是可以理解,但研判對本港大專院校影響之前,須區分這些海外師生,實際以不同身分來港。

  以海外生為例,友好相信大部分放棄來港的以交流生居多,他們多是留港一個學期至一年,抱持體驗心態來港,在社會爭議持續令他們有所考慮。至於本科生及研究生,相信數目相對少,因為他們看重是香港的教學及科研環境,始終在亞洲地區中,國際化程度較高,大學排名前列,不少人更獲獎學金來港,比如中文大學經由「全國普通高校統一招生計畫」取錄的內地本科生,至今無人提出退學申請,可見「跳船」仍是少數。

  類似情況亦發生在來港的海外學者身上,友好相信放棄來港主要是短期學術交流的訪問學人或客座教授,至於已獲聘書的教職員及學者,更關鍵是本港大專院校提出的待遇是否吸引,友好指以往本港向外「挖角」出手闊綽,但近年內地城市積極吸引學者、專家等知識型人才,觀乎近年內地大學在國際排名表現大幅提升,正反映資源大幅度投入,強化教研實力的結果,本港的大專院校面對教研人才競爭,實際相當激烈,加上社會爭議帶來的隱憂,令海外人才有所卻步,不足為奇。

  最新公布的《泰晤士高等教育》排名榜,本港多所大學排名下跌,雖然今年數據未反映社會爭議的影響,但海外師生放棄來港情況若持續惡化,確會影響國際教研合作和交流活動,有損大學國際化及聲譽,絕非高教界所樂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