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公德心、守秩序,向來是文明社會良好公民的特徵,也是港人引以自豪並且用以評價不同地方人士質素的標準。奈何這套觀念在今次反修例運動中受到腐蝕,最簡單的例子莫如搭港鐵跳閘不付車費,導致港鐵公司要特聘「啹喀」來駐守車站應付。

  跳閘已經由個別人士規避支付車費的行為,轉化成違規者自稱的「抗議行動」,甚至發展至數十名身穿校服的中學生集體跳閘,港鐵職員拘人執法,竟然換來市民包圍指罵。

  港鐵正常運作受到「不合作運動」阻礙,車站又出現嚴重破壞事件,遂決定改變做法,遇上發生安全問題時,關閉可能生亂的沿線車站,並且向法庭申請到禁制令,但此舉卻惹起激進示威者不滿,多次包圍辱罵車站人員,又肆意破壞車站設施,大量入閘機被砸毀,甚至拋擲雜物到路軌上。

  相比之下,跳閘是暴力程度較低的行動,但是不要以為「無傷大雅」,這行為對港人尤其是年輕一代「守秩序」意識的遺害,遠比砸毀設施更為嚴重和深遠。

  搭「正義」霸王車 後患無窮

  反修例亂局至今持續了三個月,初時示威者的跳閘行為,並非為抗議或懲罰港鐵,而是逃避繳付車費,及避免八達通過閘遺下行蹤,成為日後遭指控的證據之一,絕大部分跳閘者是不欲泄露身分的黑衣蒙面人。可是,事態發展至今,這類行動已經被包裝成「爭取公義」,以「懲罰」港鐵,連中學生都以此為「好玩」的抗爭模式。

  這種不良風氣藉着「正義」包裝迅速蔓延,港鐵站務員本已為維持站內秩序疲於奔命,執法又要顧及自己人身安全,港鐵決定聘請退役啹喀兵,以加強執法效率。他們驍勇善戰,紀律性高,責任心強,相信有助阻止違例行為,恢復車站和列車秩序。

  搭港鐵霸王車,本身就觸犯附例,最高可被罰款五千元,如果能嚴厲執法,可以提高阻嚇作用,但只能收頭痛醫頭之效,要根治病原,還須從公民意識着手。

  香港人付費搭車,絕大多數不是因為怕被罰,而是覺得搭車付款是天經地義的行為,故此平時根本瞧不起搭霸王車的人士,正如看不起一些在港鐵車廂內吃東西的乘客一樣,覺得這類人不守秩序,公民質素低。

  保住公民意識 煞止歪風

  要是這種觀念不再,大家都接受跳閘,以港鐵每天載客數百萬人次計,就算如何加強保安都無濟於事。偏偏在反修例運動中,這種以搭霸王車來抗議港鐵的行為,逐漸多了市民接受。按照這些人的邏輯,為了所謂的「正義」目的,可以在港鐵大肆搗亂,把港鐵弄得污煙瘴氣也在所不惜,跳閘只是小動作而已。因此最近竟連一些專業人士也被發現故意搭霸王車,且對斥責他們的市民怒目而視,自覺理直氣壯。

  這套邏輯推而廣之,不少大中學生乃將跳閘合理化,不但無羞恥感,甚至覺得威風。這種意識發展下去,情況會很可怕,以後他們如果覺得學校和家庭不對,也可以任意不守秩序,甚至砸毀家中和學校的財物,視規範如無物。為免出現這深遠後果,家長和教師,都有責任糾正跳閘行為背後的歪理。

  香港之所以成功,重要原因是屬於一個守規則和秩序的社會,市民的公民意識強,甚至會看不起一些守秩序意識薄弱的人士,港人如果喪失守秩序的意識,社會將失去維持秩序的重要傳統優勢,到時要撥亂反正就難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