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寶島之稱的台灣產物豐富,如稻米、水果等農作,便一直是愛美食遊人的心頭好,意想不到的是,朱古力和咖啡近年亦成為後起之秀,出品更屢獲國際獎項,這次來到南部屏東縣,正好有機會住進朱古力莊園細味冠軍出品,之後再到排灣族部落歎原住民咖啡,便是滋味濃郁的賞味旅程。

  台灣向來是個天然寶庫,地道出產的新鮮食材種類多不勝數,不過能成為可可豆的產地,卻較人感到意外。不說不知,南台灣的屏東近年積極種植可可,檳榔田都變成培植可可樹的土地,而因着合適的環境氣候,各優質品種的可可樹不但生長得宜,一年兩造的可可豆產量更日漸豐富,像今年豐收之下,一造收成已達一百二十噸!

  可可豆產量如此豐盛,自然是製作朱古力的最好契機,福灣巧克力的創始人許華仁,數年前便開始以「Tree To Bar」的概念,直接向當地農民收集可可豆,製作自家的朱古力品牌,由於採用的都是地道新鮮原材料,能完整保留朱古力的本土風味,加上運用許多台灣特有食材作配搭,變化出與別不同的口味,亦因此在國際朱古力業界中打出名堂,去年更在「英國皇家巧克力大賽」和「世界巧克力大賽」中贏得眾多獎項。

  不瞞大家,作為朱古力粉絲的我,年前機緣巧合得試福灣朱古力的出品,也覺驚喜萬分,這次有機會親臨位於屏東大鵬灣的福灣莊園,定要全力捧場嘗盡朱古力滋味,甫抵近大門的專賣店,已被口味眾多的朱古力弄得眼花繚亂,店員推介最人氣選擇的「62%可可台灣一號」和苦甜生朱古力等固然吸引,不過更教我躍躍欲試的是許多鮮見口味,如加入櫻花蝦、烏魚子、馬告、紅藜、鐵觀音等朱古力口味便相當別出心裁,而玫瑰荔枝朱古力更是我的摯愛!難以抉擇的朋友,大可在餐廳來趟金牌朱古力品鑑,一次試勻多款味道,小朋友有興趣的話,更可試玩DIY製作自己的朱古力!

  嘗過台灣朱古力的獨有滋味,對屏東出產的可可豆更感興趣,參加福灣莊園的導覽,便有機會全面認識由栽種可可以至製作朱古力的整過個程。從食店轉移陣地至後園的種植區,已見一列碩果纍纍的可可樹,來到後方的集果工場,更鋪滿了可可果實,紅、黃、綠的散落一地,色彩悅目好看之餘,更頓時以為自己身處在美洲的可可產地!

  眼見如此美艷的果實,我們都好想一試其味,導賞員知道大家心意,便來到發酵場,從堅硬的可可莢果中取出未經發酵的籽粒讓大家試嘗,入口才知,新鮮的可可豆色澤和質感近似山竹,而味道則跟朱古力大相徑庭!據解說員指,原來要成為能製作朱古力的可可豆,尚要經過發酵、日曬、乾燥、烘焙等繁複工序,我們之後參觀的曬豆場,以及莊園特設的金牌巧克力夢工廠,都可認識生產步驟和各種可可豆的知識。不過要完全融入可可莊園的環境,則定要在此下榻一晚,莊園內設置了多款不同級別的度假住宿,布置清雅之餘又滿溢綠意,若享用美味早餐時能提供一杯自家出品的濃熱朱古力,便是滿分!

  台灣本土種植的咖啡近年大行其道,我近年便曾到訪台南、嘉義等地的咖啡農莊,這次來到屏東的原住民部落,竟然也有機會領略啡香。

  屬於排灣族的吾拉魯滋部落,原住於中央山脈上的泰武鄉,因台灣八八風災移遷就近的現址,卻依然保持種植咖啡的傳統,不但九成村民從事咖啡產業,其在泰武鄉那廣達兩百公頃的咖啡園地,更是全台灣面積數一數二的有機咖啡種植產地,而由於當地擁有溫差大的環境,又以天然山水灌溉及有機方法種植,其出產的Tipica品種咖啡,品質特別優良。

  來到部落裏頭的咖啡產業館,便可嘗到由原住民手沖的單品咖啡,帶着甘橘、黑巧克力、榛果口味的咖啡香醇濃郁,風味過人,難怪其水洗或蜜處理咖啡豆近年也曾贏得台灣評鑑的獎項。值得一提是愛啡人士除可細嘗啡香,更不妨參加DIY烘焙體驗,全面領略咖啡滋味。

  來到原住民部落,除為品嘗地道產物風味,當然也不可錯過認識獨特的風俗傳統。分屬原住民人口第二多的排灣族,主要聚居於屏東、台東等地,分階級制制度的部落族人,以木雕、服飾和傳統工藝聞名。

  吾拉魯滋部落把昔日作為頭目居所的石板屋開放予遊人參觀,我們跟着導賞員進屋,便找到許多珍貴的族人展品,由古老的原住民相片、雕工精緻的木刻,以至包括連杯等排灣族特有家具和祭儀物件,都讓人領略到原住民的獨特色彩。惟最教我出人意表的,是室內地下竟然建有肚臍穴和墓穴,前者專門放置初生嬰兒的臍帶,後者則是把過世親人以「蹲葬」方式埋葬的地方,象徵與逝去家人繼續一起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