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與本欄編輯聊起神秘藝術家Banksy,編輯說:「他身分疑似曝光了,就是某搖滾樂隊的成員。」是否真的?不知道,不過可見藝術家的身分充滿話題性,與作品一樣引人入勝。

  香港最近也出現了一位神秘藝術家,並將參加11月《新藝潮博覽會》,到時會否真人露相?「其實我沒有特別理由把自己容貌藏起來,只是覺得好玩,視覺上也很有趣。」關於近年受到矚目的潮流文化藝術家Mr. Likey的資料不多,只知道他香港出生、美國長大、畢業於美國費城藝術大學,習慣以帽子甚至面具把臉蓋住,不以真面目出現:「我並不介意別人知道我的身分或認得我的樣子,只是覺得沒有這個必要。」

  這位新進藝術家今年5月曾在海港城.美術館舉行個展,11月參加第三屆《新藝潮博覽會》後將前往上海展出,又會陸續推出公仔作品,人氣愈來愈旺。他的作品明顯受到美國動漫和街頭文化影響,加上他在香港生活過,作品中也有日本動漫的色彩。他的作品多以大家熟悉的卡通人物為創作對象,例如「阿森一族」和「牛奶妹」,加入他的個人演繹,唐老鴨戴上米老鼠耳朵帽子、梳了阿森一族髮型的牛奶妹等,顛覆了大家熟悉的卡通元素和既有印象,非常有趣,有一種反叛,同時帶出身分認同等問題,十分受到新一代收藏家追捧。他表示:「對於較年輕的觀眾,我只希望他們看的時候覺得好玩;對於較成熟的觀眾,我希望他們能夠體會其中更深層的意思。」

  除了在畫布上,Mr. Likey也有街頭創作,大約兩年前,他進行了一個名為「I Look Happy But I Am Sad」(我看似開心但其實我悲傷)的項目,在十五個國家貼上貼紙。對於同樣沒有以真面目示人的街頭創作大師Banksy,Mr. Likey形容他是個非常捧的藝術家,此外他表示在藝術家的成長道路上,安迪.華荷和村上隆對他的影響很大。

  近年,潮流和街頭文化席捲全球藝術界,KAWS的作品以過億元成交、Banksy把機關藏在作品裏把它在拍賣會上剪爛等「創舉」,不僅創造新成交紀錄,更贏得全球關注,這類作品不再是街頭塗鴉而是成為市場焦點,其中雖然少不了炒作之嫌,但希望能藉此讓更多人關注作品探討的社會議題。對於市場運作,Mr. Likey似乎不太關心:「我十分享受畫家的工作,其他我不大理會,唯一想說的是我發現參觀藝術展的觀眾愈來愈年輕,他們對當代藝術十分好奇,其中有些本來是收藏球鞋、公仔、手表等奢侈品,現在開始收藏藝術品,我們大概可以稱他們做『Kidult』吧!」

  根據國際藝術機構的統計,四十歲或以下的收藏家人數佔全球總收藏家人數百分之十五到二十五之間,在各大當代藝術拍賣場上,放眼都是年輕的面孔。隨着千禧一代成長,購買力增加,當代藝術特別是和他們成長息息相關的潮流文化作品,相信潛力無限。Mr. Likey表示雖然很多時間留在紐約,不過香港是他其中一個家,對於「回家」展出,他似乎也很期待,並與筆者相約會面。他在《新藝潮博覽會》上展出其中一幅作品,是正在手舞足蹈、開懷大笑的卡通人物,作品名稱是《Yeah!Homie!》,「Homie」的意思應該是老友記、死黨,特別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的朋友。

  經過這個夏天,香港實在太需要這樣的笑臉、這樣的死黨情誼。大家到PMQ現場參觀時,不妨留意一個戴着頭套的藝術家,抓緊機會與他Selfie,不過也許他會卸下裝備,以普通觀眾身分感受現場氣氛,你會猜到哪一個人是他?

文:蘇媛  圖:由受訪者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