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學者指出,香港的文化是「消失的文化」──我們通過不斷消逝的風景才能辨認屬於自己的獨特歷史。誠然,「消逝」已成香港的常態,歷史建築尤甚。當空間稀少,發展當道,我們應如何面對失去原來功用的歷史遺痕?虎豹樂圃面對同樣處境,以音樂尋找出路,肩負活化傳承虎豹別墅的使命。自去年10月,經過多年復修的虎豹別墅悄悄地重新啟用,成為樂圃的音樂教室,並舉辦各類活動,探索這座古老大宅的可能。花了近一年的時間,虎豹樂圃的總監李明哲(Sheryl)規劃了整體方向,冀願以音樂為主軸,結合保育與社群,最終成為重要的文藝平台。

  談到虎豹別墅,它大抵是上一輩港人的文化記憶,其中西結合的特色建築與壁畫,如定格了的殖民歷史,乃重要的時代寫照,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傳出拆毁的消息,大眾市民均感惋惜。最後,2001年政府收回別墅作保育用途,並於2004年拆去「萬金油花園」部分。直至2009年,虎豹別墅建築群被列為一級歷史建築;胡文虎慈善基金及虎豹音樂基金,終在2011年獲政府「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畫」的支持,將虎豹別墅活化成虎豹樂圃,讓重要的古迹得以重見天日。

  如今走在位於港島大坑道虎豹別墅的原址,遙遙可見「虎豹樂圃」四字刻在石屎灰牆上。充滿現代感的建築群接通古雅的大宅及涼亭,門前仍有不少鮮明的歷史遺痕,好像老虎雕塑,以及印有「萬金油花園」的長椅。鋼琴家Sheryl由去年10月擔任總監,銳意將虎豹樂圃發展成持續且具遠見的中西音樂學院,以音樂翻新古迹。她留意到大宅內的寬敞空間,原來的房間被一一改造成課室與活動室,她更藉此策劃亞洲首個在古迹內的室樂課程系列。「香港大多學習音樂的地方都是十分狹窄,也限制了學習音樂的類型。因此有這個難得寬闊的學習音樂空間,我希望能開創小組室樂課程,讓學生們能通過音樂學習團體精神與溝通。」

  虎豹樂圃早在正式進駐古迹前,已於2014年起租借不同場地以開辦短期的音樂課程,累積了不少學生。如今,樂圃終能以大宅作長期據點,也可善用內裏空間。Sheryl認為,音樂教育與古迹息息相關,好像大宅「樓底高」,使音樂悠揚,繚繞不散;木質地板也可加強演奏時的音色,提供了優秀的條件。大宅環境幽雅,確實讓人沉醉於音樂,陶冶性情。Sheryl分享,大宅內的珍貴歷史文物也將陸續展出,並在展覽中配以音樂表演,融合古迹與音樂。「學生們在這裏上課,不止學習音樂,也開始對這座古迹及其歷史產生興趣。更有學生主動申請成為導賞員,接受訓練,更了解虎豹別墅的深厚歷史。」

  事實上,虎豹樂圃雖以音樂為本,卻不止於音樂。Sheryl道出樂圃的三大發展元素:音樂、保育與社群,而宗旨亦是探索美好的生活。因此,Sheryl強調,虎豹樂圃的音樂課程可讓學生在學習音樂的同時,也學習與人溝通,並且結合身心靈的慰藉。是故樂圃邀請音樂治療師與臨場心理學家為學生們餵養心靈,更開辦瑜伽課程,讓學生可作全面的身心學習體驗。「學習音樂也是一種重要的身體經驗,須感染全身。好像我們須認識學習樂器時的正確姿勢,才能協作紓緩。」

  虎豹樂圃也嘗試通過音樂將古迹歷史帶回社區。除了舉辦定期的公眾導賞團,展示古宅的歷史,樂圃更與其他學校的合唱團與音樂課程連結與合作,使音樂的群體受眾愈漸寬闊。今年盛夏,虎豹樂圃舉辦了《夏日室樂節》,邀請課程中的老師與學生合作演奏,更有外來的學生與社區中心的老人等共同演出。Sheryl說到,一方面學生們能學習如何與陌生人合作,甚或是世代相異的人,如何通過音樂修補關係。Sheryl笑言,另一方面,當老人家來到大宅,也不禁懷念起過去參觀虎豹別墅的回憶,並且重拾小時候曾接觸的樂器,實屬難能可貴的經驗。

  Sheryl形容,虎豹樂圃視其音樂課程為重要的社會計畫,遠超平素的音樂課程。音樂無分地域,更應是眾人之樂。因此,虎豹樂圃亦與不同社區中心合作,提供部分免費的學額予貧困的學生,帶來珍貴的學習機會。Sheryl亦希望將虎豹樂圃打造成獨特的文藝交流平台,鼓勵不同機構與單位成為合作夥伴。好像本地聲音藝術組織Sound Pocket亦將舉辦工作坊,展示場地特定的音樂作品《亞特拉斯.六》。設計團體Design Trust亦是合作夥伴之一,年輕設計師根據大宅內的物件重新設計新的作品,也是另一種新與舊的思考與對話。

文:蔡倩怡  圖:陳鐵剛、虎豹樂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