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市議會交通委員會10日就電召車問題召開公聽會,包括華人在內的數十名網約車司機在會前於市府門前舉行集會,司機們抱怨Uber等網約車公司的管理系統對司機不公,也埋怨市出租車管理局的政策不顧司機死活。

在多位出租車司機自殺引起廣泛關注後,紐約市通過了一系列旨在改善出租車、網約車司機生活狀況的法案,其中包括將網約車司機的最低工資提高到除去各項費用後每小時17.22元。

出租管理局代表在昨日的公聽會上表示,根據他們掌握的情況,目前網約車司機平均每小時收入達到28元,除去費用後小時工資比法定的17.22元略高。新法使網約車司機每周增加718到899元收入,每年增加近1萬元的收入。這些數字說明,新法切實改善了網約車司機的生活。

但昨日集會的網約車司機們卻又不同看法,很多華裔司機說,新法的執行力度不足,再加上網約車司機收入計算方法紛繁複雜,載客工作時間和空車時間的計算又不盡相同,使他們自己都搞不清自己的收入是否真正有增加。而同時,網約車公司一味聽信乘客評分,司機被投訴兩次就永久關表,而出租管理局對網約車司機車頂加廣告牌賺外快又明令禁止,令他們的情況更加糟糕。

Uber司機陳聰說,他去年4月才剛從出租管理局的執照,開車不到一個月就因為被乘客投訴而被關台,他跟公司交涉多次未果,到現在還處於關台狀態,等於不僅沒有賺到錢連考試費用也賠了進去。

司機王龍團、梁建華和董錦也說,有時候客人胡亂投訴,網約車公司只聽客人的一面之詞根本不聽司機辯解,有時公司發來質詢信函,華裔司機不懂英文沒回也被關表,有的司機因為一次沒看到Stop牌就被永久關表了。

除了被公司關表之外,司機們說出租管理局嚴格禁止網約車掛廣告也使他們失去了賺外快的機會。該局原本就以影響市容為由,禁止網約車掛車內車外廣告。但一家廣告公司以市府對出租車和網約車雙重標準為由將出租管理局告上法庭被聯邦法庭判贏,今年4月,該局開始允許網約車司機掛廣告牌。但市府經過上訴後又翻了案,從勞工節開始掛廣告再次被禁。司機Paul Klimas說,本來一家廣告公司已經說好每月付給他300元在他的車頂裝廣告,現在也打了水漂。

本報記者紐約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