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昨天在日內瓦召開會議,信德集團行政主席何超瓊以香港各界婦女聯合協進會主席身分出席會議,就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政治困局發言,向國際社會講述香港的真實情況。她向大會提交的書面聲明指出,香港繁榮穩定的根基,在過去兩個月受到一小撮激進示威者的衝擊,強調這一小撮示威者的觀點並不代表七百五十萬香港人,並指這一小撮人的「有系統及經過計算」的暴力行為,從來不獲所有香港人允許。

  何超瓊與香港各界婦女聯合協進會監察顧問、美心集團創始人伍沾德長女伍淑清在出席大會之前,接受媒體採訪。何超瓊說,過去三個月在香港社會愈發動盪之際,自己在不解、震驚、痛心乃至反思的複雜情緒中度過。香港一個正常的立法事務,卻引發暴力示威不斷升級,發酵至今已滲透全港十八區,「差不多每兩三天就一場」,已完全脫離最初反對修例的軌道,開始不斷夾雜各種政治訴求。

  何超瓊痛心老一輩港人,以勤勉之力,不斷推動香港經濟發展和民生進步,如今暴力示威「不到三個月就快把香港良好的國際形象搞亂」;她也不能理解,示威人群號稱「胸懷崇高民主意識」,卻以此「綁架」香港平民百姓,這樣做有何必要?

  她舉例,很多人因心懷恐懼不敢上街,數據顯示香港消費急劇萎縮,更可憐的是中小商戶,由於無法正常經營,生計受到很大影響;種種迹象表明,暴力亂港帶來的惡果早已從很多人認為的「個別事例」蔓延全港,深受其害的正是中小商戶和平民百姓。「我最想問一個問題,就是表達你的政治訴求也好,理念也好,但是否需要把其他人自由、平和的生活破壞掉?」

  除了替普通民眾發聲,何超瓊說決定站出來的另一個原因,是一些媒體對事件的歪曲報道,尤其是某些海外媒體,以單一角度去報道示威人群,非但不認為暴力示威是破壞行為,甚至覺得「得體」,絲毫無視香港面臨的後果和民眾心中的恐懼。

  何超瓊不諱言,自從赴日內瓦的消息傳出,網絡上已出現對她的攻擊,其中一些攻擊極為過分,威脅她的家庭和事業,「我希望能以理性的態度去解決問題;我沒有惡意,也不會攻擊其他人,如果大家都為香港好,不用把我們當成攻擊的對象。」

  何超瓊在提交人權理事會的書面聲明指出,自九七年香港正式回歸祖國,一直堅持「一國兩制」方針,這二十二年來,香港繼續保持高度自治、經濟繁榮和社會穩定。「然而,在過去兩個月的暴力抗議活動中,這種繁榮與穩定的基礎已被徹底動搖。」她強調,香港這一小撮激進示威者的觀點,並不能代表所有七百五十萬香港人的觀點。「這些有組織、有預謀的暴力行為,從未被全體香港市民寬恕和縱容。」

  她提到,特區政府提出修例,原意只是為了一名在台灣被謀殺的女子尋求公義,但卻被激進示威者「騎劫」,散播恐懼。她指激進示威者有龐大計畫,行動包括在本地及國際不同平台散播虛假訊息、在公眾地方煽動騷亂、破壞政府及公共設施、作出導致警察及市民受傷的行為,以及誹謗警方以製造公眾仇恨,目的是削弱香港特區政府維持社會秩序的權威。

  何超瓊在書面聲明中詳細講述激進示威者作出的種種暴力行徑,以及對香港經濟社會民生造成的破壞。她指,這些激進示威者攻擊警方使用催淚氣體及橡膠子彈,卻沒提到警方採取這些行動的情境。催淚氣體及橡膠子彈能有效在警方及示威者之間製造距離,以防肢體衝突引致受傷,全球警察都會採用,並非香港警方獨有。警方的職責是維護社會秩序,但激進示威者攻擊警務人員、對他們及家人在網上進行「起底」,是侵犯了警察的人權。她強調,不同意政府政策,並不意味着可以用暴力行為剝奪其他人的人權,強調「沒有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何超瓊昨呼籲,香港社會的確存在分歧,需用尊重、平和、「愛護香港這塊福地」的心態去解決分歧,而不是將事情弄到不可收場,「如果香港真得變成全球一個關注點,那就必須要給我們空間和時間,讓香港自己找辦法處理好自己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