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班的班長姓劉,英文名Peter。普通的姓氏,普通的名字,一點特別都沒有。

  圓圓老師沒想過,這會發展成一件不那麼普通的事。起初,班長得了一個外號——劉班長,漸漸,劉班長再多得一個外號——「Repeter」。這些外號,原是大家用來取笑他曾經留級而起的。劉班長其實是「留班長」,「Repeter」其實指「Repeater」。多麼叫人難堪,傷人自尊的兩個外號。

  難得的是,心胸豁達的Peter並沒有因此而與同學結怨,也沒有因此而自卑,有時甚至以此自嘲兼勉勵同學。開朗的個性讓他得到了很多朋友。

  「第一年讀中一時,大部分時間我並不快樂。」班長說。

  原來他第一次讀中一那年,因一次誤會而被同學集體杯葛。「那時同學胡亂傳謠言,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做才可以讓大家不要再誤會我,於是有一次一位同學帶頭取笑我的時候,我打了他一拳,希望嚇怕他,讓他以後不要亂說話,也想藉此讓同學受驚,曉得以後不要再誣衊我。平時在家我們三兄弟吵架,父親也是每人打我們一下,有時他打了其中一個,另外兩個便曉得閉嘴。」結果這一拳,打腫了同學的臉頰,也打碎了他在班上的整個人際網絡。同學雖然再也不會在他面前胡謅,但也不再跟他說話,也不跟他玩了。

  他很慶幸遇到國忠老師,班長說國忠老師雖然只在下學期時來代課數星期,但教會了他如何與人相處,他學會了待人接物的技巧,才漸漸重新建立自己的朋友圈。雖然最終還是因為成績欠佳而留班,但於他而言也是一個契機,讓他可從新開始,認識新朋友,與班上同學建立良好關係。

  班長的學習天分並不高,這是他從小學時期就知道的。三兄弟之中以他成績最弱,有時他甚至反過來要弟弟指導他完成習作。雖然學能較弱,但班長的學習態度並不差,為了不再留級,他有時更會主動找圓圓老師替他「進補」,加強訓練。

  圓圓老師發現,其實班長甚具創意,偶爾有些創作意念更是教人眼前一亮,而最為珍貴的,是他的心腸並不壞。

  可惜的是,班長始終敵不過艱深的課程,高中時還是逃不過留級的命運。為了不再勉強自己蹉跎光陰,班長毅然決定輟學,到社會上打滾,好好努力工作。

  告別校園之前,班長找圓圓老師說明了自己的退學決定和打算,最後他對圓圓老師說:「放假的時候,我一定會回來探望你的!」而班長也真的相當有心,間中就回到母校來,每次都向圓圓老師報告近況,一貫開朗地着老師不用替他擔心。其實,圓圓老師怎會不憂心呢?每次見面,班長都說自己換了新工作,到底是他拒絕安穩,還是老闆都包容不了他,所以他始終沒有一份工作做得長久?

  班長輟學之後,曾到車房工作,豈料原來要看的英文那麼多,他根本沒有辦法應付,然後到了髮型屋學洗頭,不知何故試用期還未滿,老闆便請他另謀高就;輾轉他又到了拉麵店學做拉麵,這次麵店老闆更狠,教了一段時間後直接辭退班長,更怒斥他「手腳唔協調」,無得教!看着班長「笑笑口」地訴說自己的經歷,看起來愈是豁達樂觀,愈教圓圓老師心酸。這般曲折的際遇,叫人怎能不擔憂。

  班長尋找工作的故事,到此暫告一段落。不是他再沒找工作,而是他已不再回母校找圓圓老師分享自己的故事了。班長昔日的好友尚未畢業,圓圓老師曾向他們打聽班長的動向,「你不要找他了,他不會回來了!」原來班長因為覺得自己一年多以來試過的工作如流水交替,卻沒有一份工作能勝任,實在相當失敗,亦沒面目再見從前的老師。「他現在派傳單,不過你當作不知道好了,他千叮萬囑過我們不要告訴你的。」

  圓圓老師不禁失落,想不到昔日親好的師生關係竟因面子問題而疏淡。她忐忑着,既想關心班長,怕他在殘酷的社會裏終於磨蝕了意志,又擔心主動找他會傷了他自尊。結果日後好一段時間,圓圓老師仍是靠其他同學打聽班長的事。

  今天,班長終於重踏母校,圓圓老師到更亭接班長的一刻,實在萬分高興,兩年多沒見面,眼前的小夥子消瘦了許多。

  「老師,我在九龍一家酒樓做點心已經九個月了,師傅待我很好,雖然很嚴格,又兇惡,但常常教我做不同款式的點心。」要做點心師傅,凌晨就得上班,但班長說他不怕:「最多下午睡一覺,養足精神。」

  「你現在最有信心做的是哪種點心?」「水餃,師傅說沒有人做的水餃比得上我做的好!」這麼多年以來,圓圓老師從沒見過班長如此充滿自信的眼神。

  「雖然九龍比較遠,但如果哪天你有時間來飲茶,告訴我,我給你做最好的水餃!」

  圓圓老師很高興,因為她終於能看到班長展現如此自豪的笑容,她從未在班長臉上見到過的一臉驕傲的神采奕奕。(完)

  文:游欣妮。喜歡寫作、手作、閱讀。曾出版散文及詩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