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爭議持續三個月,開學至今繼「一周一罷」的罷課外,全港不少學校均有學生及校友組成人鏈,昨天更是在全港逾百所學校校門外出現,人鏈更是跨校跨道路,連綿長達一至兩公里,雖然參與者普遍認為人鏈行動和平理性,但昨天相繼有校門前的人鏈,遇到持不同意見人士的衝擊,安全風險亦值得關注。

  人鏈行動由大批學生及校友組成,同類行動從開學後個別學校的行動,演變為多校的聯合行動,觀乎昨天多所中學的行動,學生及校友先在校門外集合,再沿街道延伸,路線分成不同路段,由不同學校的學生及校友各自進駐,大家準備的單張、標語均有明顯的學校特色,比如海報上有穿着該校校服的學生漫畫化形象,或以象徵學校顏色作為識別。

  人鏈活動可以一呼百應,除了因為有大批校友參與外,更重要是活動在上課時間前舉行,不似罷課般須持家長信請假,也不影響學生的正常學習生活,成本遠較「一周一罷」為低,訴求亦能夠在社區表達,似乎是低成本零風險。不過,昨日在九龍文理書院的人鏈活動,就有聲稱不滿示威者聲浪過大的人士,手持鎅刀走到人鏈前揮舞,導致一名教師受傷送院,文理書院校長歐陽惠賢亦一度冒險上前勸阻,幸好對方未再行動;另外,亦有中學人鏈遭到高空擲物,甚至有持不同意見者出言指罵,參與人鏈行動的學生來自不同級別,有些更是初中生,安全風險值得關注。

  有校長友好同程尚達傾開,指現時人鏈行動的規模愈來愈大,即使校方能聯絡核心成員,但他們始終缺乏「大台」,也沒有組織集會的經驗,未必可安排足夠人手在場維持秩序,甚至連救護人員都沒有,一旦遇到事故,手上沒有應變方案,只能臨陣應對。假如衝突與混亂在校門外發生,後果不堪設想。

  友好坦言,人鏈行動由校友與學生自發在校門外舉行,教師如果介入,隨時招來不同政見人士誤解校方支持行動,掀起批評與衝擊;如教師在校門外維持秩序,呼籲學生返入校園,校友與學生也可能解讀為校方打壓,令學校處理上甚感為難。故此不少學校在人鏈活動期間,僅安排教師在校內視察情況,確實不無道理。

  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就社會議題表達意見無可厚非,但校內外始終有別,參與學生與校友均應注意安全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