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拋出四個行動,回應連月的社會運動。她伸出的橄欖枝被評為太遲太小,但反對陣營依然不敢掉以輕心,大力反擊,以維繫林鄭的「分化」。

  難再說一步不讓

  林鄭提出四招回應社會,包括撤回逃犯條例,加入兩名監警會成員、班子落社區與市民對話,以及邀請專家學者為社會深層次問題作研究。四招中最突出的是撤回條例,因為這是最明確回應五大訴求的一項,她做了這個動作,批評者至少不能說政府一步不讓。

  反對陣營提出五點訴求,除了撤回條例,還有成立撤回暴動定性、獨立調查委員會、特赦違法人士和真普選。暴動定性和撤回一樣,屬於文字上的爭拗,實質意義不大。現階段說特赦,連前任大法官李國能都不贊同。普選的訴求和反修例沒有直接關係,也有點太遙遠,所以外界較為聚焦的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林鄭在今次出招的同時,重申不贊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成立針對警隊調查委員會,會觸發嚴重的士氣問題,這點不說自明,明顯不利現今依賴警隊維護秩序的局面,同時也不公平。如果調查範圍擴大,被查的政府機構決策完全變成無遮無擋,先例一開,恐怕以後無人再敢在內部會議講真心但不中聽的說話,相反,現時傳聞有外國介入,有人資助,委員會可以向外國總統問話索取資料,人家又會睬你嗎?

  開始對亂局厭倦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說易行難,林鄭身邊卻有不少人提出,是否可以搞出其他性質的委員會,譬如不具法定權力的真相委員會。這些建議有良好願望,其實效果成疑。有民情研究者覺得,特首提出四招中的最後一招的深層次矛盾研究,似乎就有這種味道,只是提出來時說得低調,產生和緩的效果就下降了。

  林鄭拋出四招,反對陣營批評太遲太小,勇武派嗤之以鼻,甚至連建制派都不以為然,擔心招來對手進逼,博取一讓再讓。民情研究者說,如果這次出招有機會收到效果的話,最有可能就是另一些中立市民或溫和的和理非,讓他們可以回心轉意。在經過差不多三個月的激烈對抗後,有一批政治上較為單純,對政府當日立法的粗魯不滿的市民已感到厭倦,又或對動盪下的社會前景開始感到憂慮,希望亂局早日可以結束。

  特首林鄭能夠拋出橄欖枝,這種局面得來不易,最大考驗是「八三一」的大衝擊,最後警方頂住壓力,把暴力浪潮壓下來。怎樣能夠維持警隊這個勢頭至為關鍵,林鄭四招堅決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做對了,就要堅持走下去。

  想重燃市民怒火

  現時,激進分子和背後力量當前有兩個障礙。首先是警方經過長期對壘後,有逐漸把違法衝突的人數和氣勢壓下來,不少市民對堵路、塞鐵、圍前線人員的做法開始反感。現在,他們也怕市民慢慢冷靜下來,回復理性,所以會擔心有人收貨。如果要維持戰局,怎樣重新燃點起市民的怒火,保持社運的熱度,是他們短期內最急於完成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