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日,社會抗爭再度升級。今次的升級可以從兩個層面看,一是暴力層面,在周六街頭衝突中,投擲的汽油彈估計過百個,而且在港鐵站內都有發現。汽油彈沾身難滅,相當危險,情況令人擔心。另一個就是有示威者入侵港鐵和騷擾機場,直接違反法庭命令,對法治的衝擊更直接,故此大律師公會都要發聲明表示不認同。

  市民不介意多花時間

  機場在上月被癱瘓,法庭同意向機管局發出禁制令,保護機場運作。然而,在周日的「和你飛」行動,演變成破壞機鐵運作、堵路,大批旅客受影響,很多人要拉行李徒步到機場,多班航班受影響。

  表達訴求影響公眾,當然有人反對,但仍然有人贊同。有市民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明言支持表達訴求,來機場時已預了要較長時間。無可否認,這種想法在其他的不合作運動中都有出現,為違法行為提供一定的合理性。

  對於這種干擾社會運作的行為,有人稱之為攬炒,背後理據是和平理性的訴求既然未獲回應,以激進甚至自毀的做法去施壓就變得合理。有政經界就認為,這些想法聽來好像有根據,實際卻未必經得起現實的考驗。

  就以堵塞機場為例,雖然支持表達訴求的市民願意花更多交通時間和體力到達機場。然而,這種情形若然持續,必然影響旅客使用機場。或者港人及西方的旅客基於理念可以堅持,但對其他地方,特別是內地旅客來說,情況就未必一樣。

  單靠七百萬人難支撐

  近年,香港機場與深圳和廣州機場的競爭趨向白熱化。從先天地理條件言,廣州和深圳機場優勢逐漸明顯,在內陸市場逐漸被拋離。香港能維持競爭力的就靠後天國際航線多,形成樞紐地位。由於香港土地不足,建機場成本貴,經營成本難與內地硬拼,要維持優勢一點不易。過去,北京、上海機場經常誤點被詬病,但背後有其軍事上的限制。香港本來沒有這些缺點,現在卻因政治事件影響起飛,如果長此下去,無疑是自斷一臂。

  重要的是,本港人口只有七百多萬,單靠這點人口根本不足以維持大量航班,能夠成為國際飛行中心,一來利用了先行者的優勢;二來是成功吸引到內地客來港使用香港的服務。政經界斷言,如果香港繼續不穩,本地人又不歡迎內地客使用服務,國際航空公司增加深圳航班,既可省錢,又免麻煩。這種格局一旦形成,深圳國際航班天天飛,香港的劣勢恐怕不能逆轉。

  現時很多年輕示威者高呼革命口號,意思是要和內地切割。然而,香港很多產業就像空運業和機場,一旦失去內地就如離水的魚,生命力消失之後就無法復元。

  失戰略地位政經皆空

  在地區樞紐的競爭中,深圳機場從本位主義當然想取代香港,中央珍惜香港的戰略價值,一直努力協調。然而,政治掛帥的政客和個別人士鼓吹年輕人破壞社會運作,一心想為香港好的普通人未必明白箇中利害,結果可能就把香港前途斷送,真真正正把本地最寶貴的資產自行「送中」,到最後一窮二白,恐怕落得的結果是政經兩頭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