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政治高燒不退,特首林鄭月娥處於艱難時期,在這種日子,問責班子理應同心分憂,分頭救火,無奈至今為止,能夠替特首減低壓力的官員似乎少之又少。

  上個星期,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接受訪問。在社會處於苦難的關頭,勞工及福利工作對紓緩公眾不安和政府壓力有重要角色,可惜羅局長講了一大輪,不外重複書生論政的論調,聽不到有甚麼具體的招數,甚至態度也是模棱兩可,不知有何行止。

  對罷工態度含糊

  今個星期,有工會發動罷工。對商界而言,市道因為社會事件急劇向下,若然局勢再因罷工激化,經營必然如雪上加霜。在回應對罷工的看法時,局長只是點到即止,期望勞僱雙方有商有量。有商界坦言,在這種環境下,政府理應勸止罷工,說法可以溫和婉轉,但也不致於含糊不清,請僱主與員工有商有量吧?又或者,局長是怕得罪反對陣營,不想有清晰的表態,所以沒有大力救火。相比之下,或者有人覺得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反對學生罷課的立場上未夠強硬,但就比羅致光還算是強得多。對政府和商界而言,主責官員沒有把握機會表明態度,僱主只能靠自己應付,經濟的損失就要各自承受,整體由社會「埋單」。

  同樣,在談到是否可以推動基層本地遊,間接為業界提供支援,局長也大耍太極,表示當中涉及公帑,又指很多細節要考慮,究竟是做?還是不做沒說清楚。若說不做,理由是甚麼也沒有交代?本來,推基層本地遊是應急之舉,遇着這種情形就變成急驚風遇着慢郎中。

  書生論政欠實績

  在近日的社會活動中,社福機構和社工的角色很惹關注,作為勞福局局長,羅致光同樣有點像隱形,這種感覺和印象或者對他不太公平,但從外界看來,看不到有甚麼實際表現,自然就不明白當中的內情。

  現屆政府上任超過兩年,逃犯條例修訂無意點燃了市民的怒火,爆發出對政府的巨大不滿。政圈中人認為,除了一地兩檢等少數政策,在重大的社會政策沒有重大突破,是造成市民不滿的潛在誘因,像曾經令公眾有很高寄望的強積金對沖,除了拋出過複雜的計算方程式,一直無法有落實日期,交出功課,期間還爆出提高長者綜援門檻的「意外」,勞福局局長書生論政,陳義高但實績少可能都有一定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