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愈趨大同,脆弱的本土文化更顯彌足珍貴,值得好好保存。以關島(Guam)為例,在十六世紀西班牙人統治前的數千年來,當地的查莫洛人(Chamorro)都過着以航海及漁業為主的生活,現時島上便保留着一條千年古村,遊客可划獨木舟穿越紅樹林造訪,感受當年查莫洛人水上行舟的生活!

  說到關島的歷史,概括可分為三大部分,分別是公元前二千年到十六世紀的拉提(Latte)時代、十六世紀中至十九世紀末的西班牙統治時代,以及直至如今的美國統治時代,三種文化今日仍深深影響着當地人的生活,包括大多數人都擁有一身古銅膚色及深邃輪廓、不論男女都愛紋身等等,都是查莫洛文化留下的傳統;至於關島文字則源於西班牙文,而現代社會制度則傳承自美國等,上述種種便塑造出現時所見的獨特關島。

  在關島已有三千多年歷史的查莫洛文化,早如根般深植在這片大地上,即使傳統的村落生活早已不存在,當地人仍盡力將具歷史性的古村風貌保存下來,好像深藏在小島東南部Talofofo河旁邊的古村,便堪稱查莫洛文化的生活博物館。古村被大片紅樹林包圍,遊客可乘坐觀光船或划獨木舟來訪,早前我便選擇泛舟前往,好玩之餘,更可體驗昔日查莫洛人水上行舟的生活,非常難得。

  我們一行多人,兩人一舟跟隨導遊沿着Talofofo河進發,由於河水平靜,即使新手也能輕鬆掌握,兼可邊划邊欣賞兩旁的樹林景色,只見沿途看似寧靜,卻是充滿生機,林中住滿雀鳥,泥濘間則不時可見招潮蟹出沒,還有攀在樹身上的大蜥蝪呢!此外,更看見有旅客跳進河中暢泳,再攀上椰子樹一躍而下,大呼好玩。

  大約個多小時後,我們便在一條古村登陸,據說查莫洛人曾在此居住了千多年,村內更保留不少古舊的拉提石(房屋地基),以及一間用茅草搭建的拉提屋,只見屋前放置着小木船,正是以前村民作捕魚用的,屋後還有一個迷你農場,養殖了豬、雞及羊等等,大家可自由餵飼。逛過村子,還有村民示範鑽木取火及竹織等技術,均是過去族人的必學技藝,最後便是品嘗一頓傳統的烤肉午餐,圓滿地結束半天的古村旅程。

  現存的查莫洛文化中,最具歷史價值的,莫過於拉提石,以前查莫洛人便是以這種天然石灰岩柱作為搭建茅草屋的地基。拉提石由頂部的弧形帽狀石及底下的石柱組成,非常巨大,愈是名門望族,房子的拉提石數目便愈多。現時除Talofofo村外,在關島中部的Agana灣旁也有一個著名的拉提石公園(Latte Stone Memorial Park),園內有多根巨大的古老拉提石,據說是由南部的Mepo村搬過來的,遊客可自由內進參觀及拍照。

  至於查莫洛人的祖先,據說來自附近的海島,包括菲律賓及台灣等,所以族人都帶有海島島民性格,熱愛舞蹈,現時關島便有不少以查莫洛舞蹈為主題的晚宴體驗,人氣之選是每天黃昏在Gun Beach舉行的TaoTao Tasi Dinner Show,客人可先享用豐富烤肉自助餐,再以廣闊海洋為背景,欣賞一場精采的查莫洛舞蹈及火把表演。網頁:bestguamtours.com/shows/taotao-tasi

  自1898年美軍登陸趕走了西班牙人,現時關島已正式成為美國屬土,在全面美國化時,不能不提還有日本文化對當地的影響。事實上,日本曾在1941年至1944年的太平洋戰爭期間短暫佔領關島,當時日軍更強逼當地人接受日本生活模式,甚至將關島改名為「大宮島」,直至美軍在1945年重奪關島的控制權,戰爭才告結束。

  大家若有興趣了解這段歷經三十多個月的美、日之戰,不妨造訪位於關島海軍基地旁邊的T. Stell Newman Visitor Center,館內有大量關於太平洋戰爭期間美軍及日軍曾使用過的武器、軍用設備及生活用品等介紹,並設有不少互動元素,讓遊客可輕鬆了解當年戰事的點滴及戰爭殘酷,藉以宣揚和平的重要。網頁:www.nps.gov/wapa/t-stell-newman-visitor-center.htm

  說到關島的飲食文化,同樣深受美、日影響,好像教我嘗過後總念念不忘的「椰子刺身」,顯而易見便是傳承自日本的海鮮刺身!

  在西班牙廣場(Plaza de Espana)內,便經常停泊着一輛美食車,獨沽一味售賣椰子刺身(每個約39港元),吃法是先將椰青水喝掉,再將椰青劈開,刮出椰子肉並蘸點芥末豉油同吃,看來是極奇怪的配搭,一吃之下竟然鮮味無比,直讓人停不了口!